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剑卒过河 第2149章 天道酬勇7【为银盟橙果品2021加更

第2149章 天道酬勇7【为银盟橙果品2021加更

    两名半仙不敢有丝毫异动,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外景天三名准圣之一,最强大的五衰巅峰,半只脚跨入仙班的大道之枪!
    而且,在他身后还跟着同样一名五衰大修,心艮!
    没得打!就是找死!
    只能乖乖接受马枕的枪诫!
    马枕把枪往后一背,不像个修士,倒仿佛是个一生征战的将军,看向佘舍,
    “好手段!那凶兕甚至能挡我一枪,却死在你的手里!它死得不冤!
    怎么样,还能战否?”
    佘舍昂起头,“一时使脱了力,缓缓就好,有什么不能战的?”
    马枕大笑,纵身而起,“我们得抓紧了!要不然这些笨淡迟早得被你们那娄小乙杀个精光!”
    佘舍跟在后面,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前辈,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咱们现在的人,好像有点多?”
    马枕神识传到:“杀和灭,在因果中有本质的区别!三十名内外景天巅峰半仙,基本已占这个圈子在外景天的五成,内景天的二成,这可不是一伙星盗,可以说没就没了的!
    这就是娄提刑一定要在这些人中找到一个突破口的原因!他运气不错,碰到了我。
    受人之恩,当为人着想,这些人对自己的状况本来并不知情!那么,就还有网开一面的余地!当然,是指在数量上降到安全警戒线之后!
    我这个叛徒,他一再提醒我要行使叛徒的职责,分化,瓦解,造谣,泄秘,但有一点他却没说,就是拉拢腐蚀入伙,其实这才是叛徒的最大作用。
    他不说,我就得做,这就是修真!”
    佘舍听的直摇头,有点搞不清楚是不是娄棍才是法修,而自己其实是剑修?
    修真界已经这么难混了么?要求的智商是不是太高了点?难不成自己堂堂的无上法修,未来最好的发展方向是傻白憨?
    “前辈说得是,我没意见,我就只是想知道,这样做的话,在技术上可行?”
    马枕毫无感情波动,“不成-熟,成功率也不会高!但总比没有强!
    有一点你放心!想离开这里,前提条件就是去除种子,否则就是个死!”
    ……青玄在实力是应该是五环三人组中最高的,但也是运气最不好的,因为他的对手中有个白雷丈,是外景天五衰修士中最接近准圣的存在。
    差距是鸿沟,翻盘等屎娄。
    他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对方两人的庆云压制确实让他困于方寸之间,但随着空间被限制的越来越小,他的韧性就越来越大,这不是拼命,而是他深厚的道境底蕴和玄妙的劫消大道所至。
    他虽然被压制的很厉害,但和其他两人不同,他的情况是可控的!这就是能力!哪怕对手用庆云相逼,他也有自己的道境应对。
    两个对手,强大的白雷丈和另一名四衰修士,但在他的眼中,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他的这个劫消大道,自建立时起,就有一种很奇怪的能力,那就是对方境界越高,劫消威力越大,所以如果他一定要在两个人中找个对手的话,白雷丈反而是更好的目标,有利于他劫消大道的施展!
    对这样的接近准圣的存在,他的其它道境就不太管用,哪怕是他本命修行三千年的阴阳大道。
    他在等机会,因为劫消大道创立时间有限,以他现在的能力如果要全力劫杀一个人,就不可能兼顾另外一个,所以要等。
    他不觉得自己需要拼命,无论是他个人的处境,还是自己这一伙的情况,和以前的经历相比,也不算什么危险,这么多人,有娄棍和凤凰,怎么可能输?
    所以,他这命悬一线的等的心安理得;反倒是他的两个大占上风的对手攻得有些心浮气躁。
    就像是案板上的鱼冷冷看着提着菜刀的厨子,这种心态很怪异。
    这是气质,一般人做不到。
    “你这妖孽,笑得好生无礼!”
    那名四衰修士首先扛不住,就不得不通过言语来缓解自己。
    青玄都懒得看他,不过是厨子的帮工,连提菜刀的资格都没有。
    “你对自己很有信心?认为过来支援的就一定是你们的人?”白雷丈冷冷看着他,这小家伙如果能成长起来的话,就一定是个大威胁,对这样的人物他的态度一贯很坚定。
    青玄云淡风轻,“我当然有信心,因为他们从来都没让我失望过!只要朋友们在一起,就没人能摧毁我们!不管是谁!
    你,有信心么?”
    白雷丈很不屑,都到这个境界了竟然还会去相信朋友?
    “修行,是个人的道路!我只相信自己,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地位!我们这些人每个人都相信自己,当我们聚在一起,我们同样强大无比!
    你多大了?还像筑基小修一样幼稚?”
    青玄点点头,“好,那就比一比,看看是相信朋友更好?还是只相信自己更好?
    另外,这不是我幼稚,而是你在嫉妒!
    半仙巅峰,上万年的生命,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信的朋友?你怎么混的?”
    白雷丈心中怒气渐生,但他必须承认,当这个牙尖嘴利的妖孽完全把心思放在防御上时,短时间内他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如果时间更充沛,那没问题,但现在时间可能并没站在他的一边,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对他这样境界的修士来说,直觉已经成了能力的一部分;问题在于,你得多不要脸,才会两个境界更高的老修对一个被困的年轻人低头服软?
    他并不是一个一定要坚持的人,但他同样很清楚,哪怕是要低头,要谈判,也必须在一场真正的战斗后,权利,是打出来的。
    有太多的莫名其妙,让这趟不归路之旅变的很奇怪,到目前为止他都找不出一个理由可以合理解释凤凰和妖孽联合起来意欲何为?
    如此冒险,非大事不至如此!因为他们可是代表了主世界最高武力的那部分势力。
    是什么,值得他们这么做?这是他最想知道的!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