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剑卒过河 第1486章 孔雀之友

第1486章 孔雀之友

    娄小乙如无其事的晃了过来,雁君和三名孔雀阳神就围了上去,
    雁君就很急切,“乙君,你怎么把他給搞死了?”
    娄小乙就摊摊手,“不搞死,我还养着他过年么?再说也不是我搞死他的,是它们衡河兆亿转世灵魂,是衡河内部矛盾激化的结果,我就只是,嗯,提了个头,稍微指引了一下……”
    看了看几位大妖阳神,安慰道:“别担心!像衡河界这样的道统,就是记杀不记打的,越打皮越厚,反而会认为你们不敢杀人!就算是杀了他一个,你们信不信,回来在衡河界中的宣传,也一定是衡河修士在兽领大展神威,斩杀多人多兽后英勇战死,如此种种,他们很会自我安慰的,无需操心!等下一次来兽领,就知道该怎么夹着尾巴了!”
    看着几头大妖在那里沉思,于是正言道:“宇宙混乱,不可软弱示人,必须在某些场合下表现出自己的强硬,否则就会有人得寸进尺!
    不同的时代就应该有不同的态度,在现在这个时代,不是懦弱的时代!”
    三名孔雀阳神齐齐垂下高贵的孔雀头,这看在雁君的眼里也很是郁闷,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这道人到底和青孔雀一族是个什么关系,那孔漓也是一口不提,让它心里猜疑不定。
    妖兽们曲终人散,这里却是相见正欢,
    孔夕微微一笑,“青孔雀一族可不怕报复,兽领也不是谁都可以来称霸的地方!人来少了没用,来得多了我们游击便是,妖兽大都居无定所,能兜到谁?
    我倒是还希望衡河界这么做,能把兽领重新团结起来!但我估计他们对此不会有什么反应,虽然没去过衡河界,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我们始终觉得这个衡水界有大图谋,在谋划着什么!
    小不忍则乱大谋,在真正的意图揭开之前,他们不会轻易对兽领动手的,完全没油水,又得不到名望,反而会引起整个主世界妖兽的同仇敌忾,何苦?”
    娄小乙心中暗叹,果然没有白給的阳神,哪怕不太接触外界,也能敏锐的感知到某些东西。
    “几位孔君就没想过去衡河界看看?”
    孔夕摇摇头,“以前不去,是对此界有种下意识的不适感,这是我们妖兽的直觉,这次进了亘河,那是直接绝了心思,太也不堪……
    不过道友如果要求我们去那里办事,我等义不容辞!”
    娄小乙笑道:“我哪有什么事要你们办?几位孔君太过客气,你们不用去,我也是不会去的,没的沾一身腌臜在身!现在出来,明明是精神体入内,都总感觉身体上一股尸体味道!”
    两名进去过的孔雀阳神都心有同感,那种感觉没有亲身经历就不能理解,超出了正常的认知。
    “衡河人为何痴迷于孔雀羽?其中目的,几位可有猜测?”
    把玩着手中的孔雀羽,娄小乙对衡河人的目的就很好奇,虽然才是头一次接触,但他觉得这个界域怕是和当初五环被攻有关,没有直接的证据,只来自于那个衡河修士几句泄底,还有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他才不会去努力查证,早就过了金丹时的那种幼稚的执着……
    他怀疑,这就够了,莫须有的罪名这个修真界还少么?
    孔夕整理了下思路,“孔雀羽是我族中至宝,轻易是绝不可能转赠外人的!給他们的这枚只是高仿,当初就说的很清楚!
    这枚孔雀羽的作用很多,但我判断他们不会把孔雀羽用在个人的战斗上,偌大个界域,还能短了一枚灵宝了?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孔雀羽的一个很逆天的神秘功用,它能在一定程度上混淆一个界域的气运走向!衡河人应该就是把念头打在这上面,因为他们听说过孔雀羽的神奇!
    但高仿毕竟不是原宝,功效就要差了很多,他们以为差别不大,结果就有落差;这次想邀请我们前往,并不是真的想让我们操纵那枚高仿品,而是想让我们带着真品前往施展,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隐藏衡河界的什么气运走向?最近数百年中,我们也没听说他们有过什么出格的大动向呢?”
    娄小乙心有所觉,也不说破,这种事没必要搞的满城风雨的,自己知道就好,不着急!
    一次大战,大家甩开了膀子,结果打到最后才知道这不过是暖场!在修真界中,一次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能站着!
    孔漓插嘴道:“乙君感兴趣,就不如拿这枚孔雀羽去耍,也顺便帮我们看看他们衡河界在上面的应用,这些东西,你们人类更擅长,稍后我们会把最核心的孔雀羽秘密和盘托出,想来以乙君能刷七道光华之能,必不至辱没了此宝!”
    娄小乙推辞道:“贫道对器物无感,如此珍贵之物,我以为还是留在孔雀族内为好!”
    孔夕接过话口,“乙君请勿推托!孔雀族内的此宝有个怪异之处,互相排斥,哪怕正品和高仿之间!我们几个现下想来,当初炼成此高仿品也很有些考虑欠周详,毁之不甘,毕竟劳神费心,就不如乙君带走,我们孔雀一族也再不会炼此高仿品,没的坏了原宝的威能!”
    娄小乙在这里和孔雀鸿雁两族言谈甚欢,却没人来问他这亲戚的由来,都是大修,人情是非都明白的很,知道这种阴-私是不能问的,除非当事人主动提起。
    鸿雁不问因为这道人不是他们的亲戚,青孔雀们不问是因为她们不敢窥觑老祖的隐私!
    数日后,双方依依惜别,孔雀一族需要处理兽领的后事,她们也意识到了这次兽聚时某些妖兽让人不安的倾向,这需要她们这样的领头妖兽拿出对策,宇宙混乱,族群可不能乱,否则大难临头,那才是自寻死路。
    娄小乙和鸿雁群继续旅行,飞不出多远,雁君就实在是憋不住,
    “乙君,你要那衡河人的尸体做甚?难不成还有兴趣腌了做个标本?”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