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剑卒过河 第555章 针对【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3/10】

第555章 针对【为银盟北极熊2018加更3/10】

    讲法很快开始。
    让娄小乙欣慰的是,坤修们没多少云山雾罩扯皮的坏习惯,早早切入了正题。
    葬花道人率先登台授法,讲的是生命以弱克强之道: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口吐莲花,字字珠玑,听的下面的筑基们如痴如醉,但在娄小乙的耳中,失之空洞,大而无言,高而无见……
    伽蓝明秀道人则更重于心性,“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心境对修士来说是个很飘渺的东西,一般门派里对此都少有提及,讲究的是自悟;伽蓝明秀道人这一套可能很符合道意,但对剑修来说却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说了半天,争在何处?
    好在这些便宜话也不是说給剑修听的,而是说給海棠花主听的。
    最后上来的是霓裳仙子,这也是娄小乙第一次见到,用一句话来形容,很有仙气!
    为何有仙气?一个字可以概括:轻!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瘦!但仙子的瘦和凡人吃不饱饭的瘦可是两个概念,不是眼窝深陷,脸颊无肉,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嗯,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刮来一阵风就能吹上仙庭一样。
    人长的飘渺,声音也飘渺,话从口出,音从天降,仿佛仙音一般;这也是三清修士讲道的一大特点,他们擅长营造环境,利用天象,能够更增强说服力。
    “凡天下均同是性,天性既善,悉生万物,无不置也。地性既善,养生万物,无不置也。圣人悉乐理天下而实法天地,故万物皆受其功大善。神仙真人助天地而不敢轻,尊之,重之,受之,佑之……”
    霓裳仙子一路滔滔讲来,自有格调;三清修士布道还有个特点,擅长互动!常常随意点起听道之人一问一答,然后根据其人的回答来引深推广,让听道者有强烈的参与感,
    所点之人,也不拘一类,有筑基弟子,也有金丹同道,有女修坤客,也有昂藏男儿,道分阴阳,本来就无法割裂,又怎么能独阴而怯阳?
    口才是真的好,配合语调的抑扬顿挫,道义的曲折精深,常于无路时又现柳暗花明,词穷时再异峰突起,让人沉迷。
    娄小乙是领教过三清修士的嘴巴的,就在婆娑星,那个温文尔雅,言谈风趣诚恳,礼貌守仪的碧蹄道人!其让人赞赏的风度背后,不过是想拉他共赴黄泉罢了。
    当然,碧蹄是这样,仙子不见得也一定这样,再是三清的传统,其中也一定有卓而独立之人,他不会事先预设谁是坏人,修真界中也没有好坏,
    “生命之道,忌贪忌全,持而恒之,才是彼岸……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娇梅万朵,只摘一枝……这位道友,我来问你,为何只取一瓢?”
    娄小乙忽觉万夫所指,哦不对,是万目所注,这霓裳仙子纤指指处,竟是自己?
    理论上,讲法之人指到谁都是正常的,尤其是安踞前排的,但数千修士听道,被寥寥无几的概率点中,你要说这完全无意,那也是自欺欺人。
    尤其是金丹修士,那可不是随便指的,如果是元婴讲道,随便指下来那叫提携;金丹说法再点个同境界的金丹,这里面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再考虑说法主位的是三清,听讲的是轩辕,这里面可就含意颇深了!谁都知道轩辕长于剑,长于战斗,在道法理论上的知识十分的有限,敏于行,而拙于言!
    只有山水泽在场的坤修金丹才能大概猜到霓裳仙子的用意,自鸠狮和海棠花主起了冲突,烟婾和宫小蝶为首的一部分修士坚持认为应该向花王道歉,才符合坤道大会众生平等,有教无类的宗旨,
    正是她们的坚持,才让围绕在霓裳仙子周围的亲法脉势力不得不同意最后这场为海棠花主的讲法!
    派系暗流哪里都有,即使超然事外的坤修们也不能免俗,只不过她们这个圈子里来的柔和些罢了,没有外面那么直接,那么血腥。
    本来不想在法会上讲法的霓裳仙子于是存了恶心轩辕的心思,她不是厌于说法,而是讨厌这种被人强迫的方式,在她看来,错不在她,就是两个另类的纠纷,又没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何至于如此?
    人类修士之间的斗法还时有死伤,也没脆弱娇惯成这样!
    娄小乙不知道这些,烟婾怕他惹事就根本没和他提起,但虽然不明事情真相,却不代表他不明白这麻杆仙子话里话外的些许轻视之意!
    这是道家法说中最浅显,最基本的道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有第二个答案,别说金丹境界,就是初入道途的食气修士,甚至是读过些书的凡人都能理解!
    不找你麻烦就是,你还来撩骚?娄小乙哪里吃她这一套!
    “只取一瓢饮,大概是没木桶吧?”
    烟婾宫小蝶就在旁边呡嘴笑,这人打架厉害,但道学是不成的,但斗嘴胡搅蛮缠可是他的天生技能,
    “只取一瓢饮应该是身边就一木瓢;男人只娶一个老婆,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没钱娶第二个;女人渴望青春永在,恨不得今年二十,明年十八,欲望又哪有尽头?不过为环境所迫,实力所限,机缘所阻……
    三清家大业大,门下弟子水桶水缸无数,却教别人用木瓢,这,忒不地到!”
    娄小乙在这里大放厥词,却毫不怜惜麻杆仙子的横眉冷对,娇容变色,这也是烟婾宫小蝶对他最满意的地方,眼色心不色,一翻脸,逮谁咬谁,却不会顾忌什么仙子不仙子的。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