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我的帝国无双 第九十二章 黑海群臣

第九十二章 黑海群臣

    银安殿是王宫内除了古堡外唯一石木结构的殿宇,本来是希腊人所建的宏伟神庙,后废弃,又多次改建,现今被修筑为东方风格的殿宇。
    大齐亲王,都是陆宁子嗣,没有一个皇子娶了妾侍。
    是以,按照内府规制,亲王乡君的册封典礼还从来没出现过。
    当然,很简单的典礼了,比立迪妮莎为侧妃的简单仪式还要简单,而且,规定便是至少三名以上乡君才可以得册,一起册封。
    本来,该当请皇后下懿旨,宣旨后,内府派来的女官将乡君名字造册带回内府。
    而现今镇西王在西域代大皇帝行事,是以,镇西王下王诏,由努嘉哈宣读,杜贾兰造册,当然,黄绢名册,还是要送去汴京的。
    马穆鲁克女骑兵连连队长努嘉哈和库尔德女兵连连队长杜贾兰,承担了镇西王府女官的职责。
    她俩也确实是女官,但都是女武官,现今努嘉哈已经被提拔为镇西王府内侍总管,杜贾兰为副总管,按照大齐规制,亲王府侍卫总管,为正三品的武官,杜贾兰这个副总管,则为从三品武官。
    一应侍卫,八品起步,一应女兵,也算鸡犬升天。
    若不然,类似于连队长大大齐禁军百人都都头,也不过八品罢了,五百人营指挥使,才正七品。
    当然,和大内侍卫不同,王府侍卫只是“视为”多少品,仅仅关乎俸禄和身份地位,但并不真正视作武官,大内侍卫如果不是女子身份,几品侍卫便是几品武官,是可以直接放出去做官的。
    银安殿内观礼的臣民不多,能得王府诏令而来的,身份都大非寻常。
    黑海行省总督殷大德,行省监察御史王忠,行省检法院检法使陈尧佐,行省转运使范正辞,行省商税院商税使庞吉,黑海兵马司总司令杨延昭。
    都是黑海行省政、财、法、监、军的头面人物。
    杨延昭为杨业长子,本朝呼延家和杨家,出了许多将领,他四十出头年纪,刚猛勇毅,同时兼任黑海火器营的营指挥使。
    民间代表,就是黑海贸易行总襄理李守恩一人,当然,从东海百行背景来说,他也算不上真正的民间人士。
    此外还有西军港法庭的几名法官、教团的一些成员。
    就纯粹是沾凯丝、黑法、法蒂妮三名被册封乡君的光了,作为她们的同僚,被邀请来观礼,但都站在大殿最外层,不过令他们想不到的是,观礼结束后,他们都得到了镇西王的接见。
    镇西王很是随和,和他们说起,自己的几个小侧室年纪都小,还请诸位以后多多看照。
    众人忙不迭应是,其中几名本地聘任的法官,以及本地教团成员,近距离见到镇西王极为吃惊,听闻中原皇帝已经百余岁了,亲王为大皇帝之弟,可也太俊美太年轻了吧?据说中原皇帝长生不老,这位亲王也自称有六十岁了,如果所言不虚,那东方神脉,真是名不虚传,隐隐的,更有些可怕。
    ……
    整个典礼,简单却又隆重,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陆宁也得以观察了黑海行省诸大员一番。
    除了小德子和小时候曾经教过他拳脚的杨延昭,其余几人,都是第一次见。
    可能远远的金銮殿上,点状元或者接见地方官员见过他们,但近距离接触,是第一次。
    此杨延昭,自然和历史上的杨延昭完全不是一个人,看来,倒和小说演义里一般,忠心耿耿又稳重刚毅,战略方面,也很有见地,说起黑海舰队遇阻,他也提议,雇佣威尼斯水军,倒和自己不谋而合。
    行省检法院检法使陈尧佐,奉天三十六年的状元郎,现今还不到四十岁,出自川蜀道陈家,父亲、伯父、兄长、弟弟,都在朝为官,官声都不错。
    陈家、杨家,家主或者重要人物,都见过自己真容,也知道自己好像青春永驻一般,根本不显老态。
    而对自己这个皇弟的身份,他们可能不太相信,毕竟,从没听父亲一辈提起大皇帝还有弟弟。
    多半,便以为自己是皇族私生子了。
    当然,杨延昭的父亲杨业,曾经作为羽林郎随伺自己身侧,对自己的作派多有了解。
    杨延昭可能会猜,自己这个镇西王,是不是就是大皇帝化身?
    但他应该会迫使自己不再猜这些,这些猜疑念头,也就是一闪而逝。
    不胡乱猜下去的话,以亲王礼对自己,也不算不敬,毕竟他应该听父亲说过,自己年少微服之时,有时候是和地方官员称兄道弟的,当然,那时帝国还未征江南,仅仅平定中原一隅而已。
    陈尧佐,是绝不会想到自己是谁的,而且,陈家这种家庭自小的教育,更明白什么事情难得糊涂。
    皇族事,本来就越来越显得神秘,就更不可胡乱猜测。
    没什么家族根基的王忠和范正辞,对自己的身份毫不质疑,他们甚至掩饰不住他们的震惊,想来是一些听闻的传说,现今得到了印证。
    不过如果他们官做的够大,将来能够在暖阁近距离觐见自己的话,这种震惊,也是早晚的事情。
    倒是商税使庞吉,就令人有些犯嘀咕了。
    明显,头脑很灵光的一个人,经济、账目等等,转的脑筋快着呢,如果从商,给他天时地利的话,定然会是一方大鳄。
    中原商税院也有平定物价之权,但在黑海行省,没有中原可以调动的庞大物资进行各种调控,如此还官方制定各种商品价格的话,显然不可行,而且很容易出大问题。
    庞吉对此看得也很清楚,言道大多数商品,暂时只能放开物价,当务之急,还是对黑海行省进行进一步开发。
    他说的都不错,可这个人,总给人感觉轻佻的感觉。
    可能也是因为小德子对他印象不怎么好吧,庞吉不知道怎么,知道小德子是宦官,是大宦官窦神宝的衣钵传人,是以百般巴结,更送上重礼,却是说起他有个女儿名唤赛花,有绝代风华,且三岁时,就向天帝神像发起宏愿,希望能得见圣颜,万死不悔。
    隐隐的意思,好像圣天子见到他女儿必然喜爱一样,只是他微末小官,实在没有门路。
    陆宁琢磨着小德子的话,看着庞吉谄笑中一直滔滔不绝的嘴巴。
    突然省起,什么?庞吉?庞赛花?
    这不是庞太师和庞贵妃么?
    只是,那是演义里的人物,原型也不是这个名字,现今,怎么就冒出这么个人来?
    一时无语,再看庞吉谄笑,更是哭笑不得。


同类推荐: 寻声问柳没吃药也萌萌哒!大神,手求跪舔好不好一回到寝室又听到室友在放叫炕声运动裤下的秘密虐爱小神父淫荡之恋(高H)宝宝的学医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