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124章 暗恋者

第124章 暗恋者

    克莉斯多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收尾了。可是每日风雨无阻的礼物实在让她琢磨不透,如果不是德拉科又会是谁?可是她最近愈发烦躁,她根本就无法静下心来深思这件事。德拉科和金发姑娘的身影就像魔鬼一样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不禁有些忿忿,他怎么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克莉斯多觉得德拉科不对劲。可要让她问个清楚她又觉得自讨没趣,德拉科和那位斯莱特林的低年级的学生关系愈发亲密,她想了想还是向布雷斯问个明白。

    布雷斯被克莉斯多拦下的时候很是忐忑,虽说如果麦克米兰动手的话,他还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可是真要打起来,他眯了眯眼睛,隐约觉得肉疼。

    克莉斯多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到了德拉科。

    布雷斯昂起头,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要左顾右盼。虽然这事的确和他有关系,可是他也没想到德拉科这么容易上套。说好的院长大人的得意门生呢?说好的马尔福家优秀的继承人呢?说好的在魔药的造诣上无出其二呢?竟然连迷情剂都没分辨出来,更加不幸的是,他当初因为一时气愤,直接订的是最好的,两百个金加隆……不对,他怎么可以觉得自己做错了!如果不是他,德拉科估计就被麦克米兰母狮子吃得死死的……

    布雷斯愈想愈觉得自己真是巫师界少有的好兄弟,遂一脸冰霜之色地告之克莉斯多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她对德拉科做了什么她最清楚。接着滔滔不绝地将克莉斯多的恶行列了一条又一条……

    德拉科与他关系不错,但凡有事总要与他说一说,这四年来他早憋了一口气,如今全部吐出来实在是畅快淋漓。至于克莉斯多的怒火,他又不是承担不起……

    他一口气说完,气息稍喘,总觉得意犹未尽,再一看克莉斯多,哪里有半分怒火,一张脸惨白惨白,宝石蓝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布雷斯觉得惊讶,定睛一看,忍不住轻哼一声,在他面前装什么可怜。

    克莉斯多转身离开,布雷斯甚觉愉悦,睥睨地望着对方的背影越走越远,冷不遭被人一巴掌拍在头上,拍得他几乎踉跄跌倒。他不悦地想要还手,对方一双眼睛瞪得他皱了皱眉。他不耐地将那只手扯下来,“潘西,你做什么?”

    “谁让你欺负她的!”潘西一脸凶狠。

    布雷斯觉得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哪儿欺负她了……”潘西的眉毛一下挑得老高,布雷斯不悦,“她那是装可怜。”

    “拉倒吧你,我看着克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克莉……”布雷斯舌头利落地把这个称呼搅了一遍,惊得他定定地看着潘西,“你在搞什么鬼,你以前不是最见不得她了吗?我让她难堪你不感激我,还瞪我,你烦不烦啊,潘西。”

    潘西一时无从反驳,脸涨得通红,半晌没吐出一个词,恨恨踹了布雷斯一脚,朝着克莉斯多离开的方向跑去。

    布雷斯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小腿,一脸莫名其妙。

    ※※※※※

    克莉斯多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布雷斯的话,只觉得字字诛心。她待德拉科一点都不好,德拉科必然在生气。她苍白的脸上忽然掠过一抹笑,既然知道原因下面的事情就容易了。

    她打算跟德拉科道个歉,至少要先从态度上表明自己的诚意。她挺舍不得德拉科这个朋友,虽说他脾气古怪,可她觉得相处起来也挺融洽。

    尽管德拉科刻意避开他,克莉斯多还是找到了机会。难得的霍格莫德周末,克莉斯多在猪头酒吧发现了德拉科。酒吧里一半的人喝着酒,一半的人聊着天,谁也没注意到她穿过了人群挤到了德拉科的桌前。近了,她才发现德拉科面前还有一人,那金发的女孩娇娇小小,坐在里边被人遮挡住了,克莉斯多去的时候,德拉科正端了他的酒杯,让金发女孩尝了尝,金发女孩眨了眨眼,唇瓣被葡萄酒染得晶莹嫣红。

    克莉斯多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她捏着酒杯坐到了下来,金发女孩突然向她抛来得意的眼神,挑起的眼角蓦然一弯成了月牙,快得让克莉斯多反应不及。

    “麦克米兰小姐,你好呀。”她说道,声音清清亮亮,邻桌的人纷纷转身侧目窥视。

    德拉科偏过头,神色淡淡,“怎么没和你哥哥他们一起?”

    “我让他们别管我啦,我有事想对你说——”她看着德拉科,她其实并不想那个金发女孩呆在这儿。然而,德拉科没有看她,一只手把玩着金发女孩纤细的手指。许久,他才抬头,有些诧异,“说啊。”

    克莉斯多觉得嗓子干哑,少年少女交叠在一起的手太过触目惊心,她忽然觉得德拉科之于她似乎不像是朋友那么简单。

    她垂眸看着酒杯里液体,终究吐露了声息,“对不起,之前是我……”

    “你是来道歉的?”德拉科打断了她的话,笑容里带着些嘲讽,“哼,你知道就行了。”

    克莉斯多微愕,“那天的事,你也原谅我了?”

    “哪天?”德拉科挑了眉头,一脸茫然,金发女孩为他揉开了眉心,灿然一笑。

    克莉斯多别过脸,“无事,原来是我想多了。”她正要起身,才发现周遭的众人都望着他们这边,窃窃私语。克莉斯多觉得头疼。

    德拉科突然笑了起来,“你说的是那天么……我只是刚好无聊而已。”他一把揽过身边的金发女孩,手指绕着她耳边的发缕,“知道了吧。”

    金发女孩靠着他的颈窝甜甜地笑了,周围的人眉飞色舞嗡嗡声响成一片。

    克莉斯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展开笑颜的,她只听见她的声音在说:“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她转身推开人群,木然地朝外走去,她假装听不到清那些议论声,其实只是那一句“知道了吧”沉重得让她再也无法感触到其他。

    霍格莫德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结伴行走的人,克莉斯多顺着路不停地往下走,只要不停下,她就不用去思考……

    “你……你不用那么难过……”

    结结巴巴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克莉斯多蹙着眉头,又加快了步伐,定是她听错了。

    “麦克米兰,他不值得!”

    克莉斯多被那人猛地拽转过身,迎上对方别扭又固执,气愤又古怪的神情,“放手。”她迟疑地说道,她茫然的瞳孔里映出潘西的身影,“怎么是你?”她一甩衣袖,觉得眼花得不行,夺路而去。

    真是运气太好,这也能上帕金森撞见。她不值得,不错,她不值得,对啊,她哪里值得,她的命运与伏地魔息息相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去见梅林了,如此甚好。

    她笑了起来,如此甚好,睫毛却再也托不住泪水。

    翌日,丽塔·斯基特的报道新鲜出炉。

    克莉斯多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她隐隐觉得自己再无上次那般坚强了,索性一眼未看。赫敏在她旁边咬牙切齿,大声嚷嚷着一定要抓住那只恶心的老女人。宣泄了一番后,赫敏才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克莉斯多不觉好笑,“看我做什么?”

    “我又没看你。”赫敏咳了咳,拿了刚刚被猫头鹰扔下来的礼物在手里转了转,“你搞清楚这是谁送的吗?”

    “不知。”克莉斯多轻轻地摇头。

    赫敏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量什么,半晌说道,“我会帮你弄清楚的。”

    “好。”克莉斯多从她手里取了礼物,拆开,是一瓶药剂,瞧着像是欢欣药水。

    “你是不是很难过了,克莉?”赫敏问道。

    克莉斯多抬起头,眨了眨眼,“我为什么要难过?”

    赫敏无言以对,她也不知具体为何,只是她从克莉的眼睛里看到了……

    “没事的时候跟我一起去帮哈利练习咒语吧,一个人待着多无聊。”

    克莉斯多点了点头:“好。”

    赫敏也没指望克莉斯多会帮什么忙,她只是想找件事情分一分克莉斯多的心神。事实上,克莉斯多也如她所想,心不在焉。

    小天狼星但凡有空,必会调侃克莉两把,赫敏恨恨,只觉得崇尚黑魔法的纯血巫师都坏得要死。她本想找翠西帮忙,结果翠西已经离开霍格沃兹,据说是有好友受了伤。赫敏思量过去,思量过来,觉得还是不让克莉知道。她又想到厄尼,结果克莉斯多似乎不愿去,竟然也慢慢认真起来,教哈利一些简单的咒语。

    赫敏觉得,要是能找到给克莉斯多一直送礼物的那人就好了,那么贴心合意,定会待克莉斯多极好。

    决赛转瞬就至。霍格沃兹内的火热气氛再次被火焰杯点燃,关于克莉斯多的议论渐渐销声匿迹。除了神秘的暗恋者没找到,以及哈利过于紧张,其余的事,赫敏都觉称心如意。

    决赛当天,克莉斯多觉得自己似乎也被哈利的紧张感染了,心神不安。她站在迷宫外围,忍不住看向斯莱特林的方向,德拉科正和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说话。就算她假装不知,然她还是知道了太多,她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家族,知道女孩如何同德拉科相爱,她怎么会不知道,有那么一段时间,她走到哪儿都能听到旁人的议论。

    德拉科似乎察觉了她的目光,抬起头来,格林格拉斯皱着眉,似乎在质问他什么?他们的手臂还缠在一起。克莉斯多垂下了睫毛,有什么可看?

    “克莉,我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旁边的哈利微微有些发抖,他旁边的罗恩抖得比他更厉害,好像他马上就要成为被勇士们对付的怪物。

    克莉斯多安抚道:“不会有问题的,记住我教你的那几个咒语。”虽不能保证取得冠军,总是性命无忧。如今,她也想性命无忧。

    哈利立即口中嘟囔,将咒语滚瓜烂熟地背了一遍。罗恩左转右转:“赫敏怎么还没来?”须臾小天狼星到了,将紧张地快要念不出的咒语的哈利带走。赫敏这才气喘吁吁地跑来,她脸上惊疑不定,不顾罗恩的责备,将克莉斯多拉到一边,悄悄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是谁……你肯定猜不到,是帕金森,潘西·帕金森,是斯莱特林的……潘西·帕金森……”

    克莉斯多蓦然睁大了眼睛,是她?她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投过去,又被别的事物给抓走了。

    赫敏一边匀气,一边娓娓道来。

    克莉斯多点点头:“我知道了。”她转身就走,赫敏以为她要去找帕金森,喊了几声,发现她出了人群,她正想跟过去,旁边的罗恩拉住她,激动地说道:“开始了!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潘西她不是因为喝了迷情剂,是有别的很蠢很蠢的原因

    顶个锅盖……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