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109章 狂欢

第109章 狂欢

    她假装看不见,问道:“我记得你也是支持爱尔兰队的啊?”

    “没错,不过威克多尔·克鲁姆的确是个很优秀的找球手,我打赌这次他肯定会抓到金色飞贼。”

    他们悠闲地穿过小贩们,一边购买着纪念品一边漫天漫地地聊着天。他们的头上戴着三叶草的帽子,衣服上也别上了绿色的徽章,很快两人的手上拿满了零碎的小物品。

    “唷,这不是克莉斯多吗?”喧杂的吆喝声中突然冒出一个清亮的声音。克莉斯多刚扭头,一只手就拍在了她的肩膀上,原来是小天狼星。不到一个月的自由生活让他削瘦的面庞微丰,隐约可见年轻时候的光彩。

    哈利站在小天狼星旁边,又想向克莉斯多打招呼,可是两手不空,犹豫了好久,举起黄铜望远镜晃了晃,“嗨——”他说不下去了,克莉斯多身边转出另一人的身影来,他有些举手无措,教父的外甥安放到马尔福身上实在有些令人不爽。

    “啊,原来德拉科也在,你母亲放心你一个人出来了?”他笑着露出了晶白的牙齿,“哈——是约女朋友出来玩?我记得克莉斯多是格兰芬多啊,西茜这偏心,我记得我当初被分到格兰芬多院的时,可没少被她嘲讽。”

    克莉斯多回想起马尔福夫人的眼神,一下子明白了,所谓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仇恨那是许多年来一直积攒下来的,作为一个斯莱特林不待见格兰芬多再正常不过。

    “布莱克先生,你误会了。”她看向德拉科,希望他能吱一声,但是这位斯莱特林对于格兰芬多的舅舅实在没有好感。

    “误会?”布莱克黑墨色的演眼睛里满满都是揶揄,“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去打水的?要知道这儿和打水的地方可是两个方向。”

    克莉斯多愣住了,她猛然想起她出门是要打水的!而且,两个方向,她质疑地看向德拉科。

    德拉科轻轻地咳了一声,看向别处,白皙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绯色。

    布莱克打量着两人,突然爆发出一声大笑,“德拉科,你该不会是带错路了吧?追女孩子功课可没做好。”

    德拉科瞪了他一眼,“少管闲事。”扭头便拉着克莉斯多钻进了人群里。

    “小天狼星,你就让他这么把克莉带走了?”

    小天狼星低头看他的教子:“难道你除了喜欢那个华裔女孩,还喜欢克莉斯多?”

    哈利涨红了脸,连忙摇摇头:“不——不是啊,我的意思是,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走……”

    小天狼星拍了他脑门一下,“我是故意落他面子的。德拉科那小子以为金发女孩都是他们家的,他要知道他比起他父亲可要差远了,可怜的西茜。”他啧啧道,“你以为他迷路了吗?不——他转身走人的方向对得不能再对了,他分明就是趁克莉斯多迷路了把人拐来的,你学着点吧,哈利,你可和你爸爸当年一个样……”

    克莉斯多当然没听到小天狼星见解深刻的一席话,她还以为是德拉科没看懂地图。于是,在德拉科装模作样又看了一次地图后,克莉斯多抱着怀疑的心态再三询问,见他讲得井井有条,才放心地踏上了道路。

    等到德拉科把打好水的克莉斯多送回去后,太阳已经挂在了树梢上,明晃晃的把守在帐篷前的厄尼生气的脸照得十分清晰。德拉科一离开,他紧抿着的唇张开,再也停不下来。克莉斯多可怜巴巴地坐在椅子上,听着他的训斥,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厄尼的怒火才渐渐平息了。

    克莉斯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厄尼忍不住扶额,他看似聪明的妹妹为什么会这么好骗!他望向营地中央,似乎可以看见那顶门口拴着孔雀的帐篷,下次见着德拉科他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们是怎么“迷路”去买纪念品的!

    吃过早饭,觉得自己很委屈的克莉斯多立刻跑到了韦斯莱家的帐篷串门去。结果活泼好动的双胞胎兄弟已经拐着他们的小弟弟罗恩又及赫敏去找哈利了,可怜的金妮仅仅是因为小一岁(双胞胎兄弟:不,才不是这样,金妮对哈利之心人人都快看出来了。)被留了下来。克莉斯多出现时,她正在翻一本爱尔兰队的影集。

    她看见克莉斯多胸前的徽章,忍不住问道:“你已经去见过那边的小贩了们吗?”

    克莉斯多点了点头,“早上去打水的时候,去过了。”

    金妮瞪大眼睛:“顺路?”

    “迷路?”克莉斯多尴尬地说道,“我和德拉科都没看太懂地图。”

    金妮狐疑地看着她,虽然她对德拉科没有半分好感,但是要让她相信在她看来至少比她哥哥罗恩聪明的两个人一起迷路了实在有些困难。

    金妮是个比较正常的女孩子,相比起全世界学习最重要的赫敏和一头扎进魔药就拔不出来的克莉斯多她实在在正常不过了。心思细腻的她很快就联想到了之前在学校的诸多细节,以及大家私底下传来传去的流言。看着眼前完全无知的救命恩人,她觉得弄清事实的真相实在太有必要了。一定不能让狡猾的马尔福奸计得逞。

    于是金妮诱拐了克莉斯多再次光临了小贩聚集地。克莉斯多走在相似的道路上,再被金妮从头到尾敲打了一番,终于顿悟了。

    梅林的袜子,迷路?鬼才相信是迷路!

    “德拉科那个混蛋,他竟然耍我!”

    金妮在心里默默地同情了下德拉科,一秒后,她露出了个欣慰的笑容,对,就应该是这样!想要追克莉,下辈子吧!

    到了晚上,洛哈特和翠西出现了,把麦克米兰两兄妹带去了体育馆。

    洛哈特一直在小心克莉斯多什么时候兴师问罪,结果——

    “吉德罗,教我怎么使用摄魂取念。”

    洛哈特郁闷。

    “不行!”翠西义正言辞地说道,“魔法部在这方面有非常严格的限定!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学习的!”

    “偷偷教给我不就好了吗?我再也不要被骗了!”

    结果情形就演变成了讨论德拉科到底是别有用心还是特别的别有用心。

    晚上的比赛气氛很热烈,尤其是当一群媚娃涌出来时。不受影响的克莉斯多好好地取笑了厄尼一番,他们同迪戈里家在同一个包厢,塞德里克表现得就很正常,他用棉花堵住了耳朵,在一群疯狂的男性中显得十分镇定。可怜的洛哈特刚刚沉迷,就被翠西狠狠地戳了一下。克莉斯多听到翠西半开玩笑半嘲讽地问道,难道她们已经漂亮到让大名鼎鼎的洛哈特先生都移不开眼了吗?

    洛哈特的声音特别小,但是克莉斯多刚好坐在他身边,竖起耳朵就听到他说,哎,我只是在欣赏表演,真的!我不用细看都知道,她们没一个比得上你。

    克莉斯多偷笑。她突然特别想跑到隔壁包厢看一看德拉科现在什么模样,最好能令她开怀大笑报一骗之仇。

    比赛在保加利亚的找球手克鲁姆抓住金色飞贼后结束,爱尔兰以十分的优势险胜。整个体育馆几乎都要被鼎沸的人声掀了起来。

    当他们顺着被灯笼照亮的通道往回走时,整个营地里半点消停的痕迹也没有,夜空里传来粗犷的歌声,到处都是不愿回到帐篷睡下的巫师们,他们拿着自带的啤酒,逢人就要撞上一下,喝掉一大半。

    外面实在是太混乱了,洛哈特直接把企图溜到韦斯莱家的克莉斯多抓回了帐篷,厄尼一向沉稳,也觉得现在呆在外面不是明智之举。

    克莉斯多便缠着洛哈特交代他和翠西是怎么一回事。她才问了两个问题,就被翠西直接轰到了楼上。

    “克莉,对女孩子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睡觉了。”翠西说完话,就“体贴”地替她拉上了门。

    克莉斯多在不甘和帐篷外的吵闹声中睡得一点都不踏实,她也不知道躺下有多久,翠西去而复返,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怎么了?”她还揉着眼睛,翠西已经迅速地用魔法帮她穿好了外套。她下了楼,帐篷外的声音清楚了些,不像是歌声和欢呼声,更像是有人在尖叫,慌乱地奔跑。

    “先离开这儿。”

    克莉斯多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一脸焦急的微胖的女人,那是韦斯莱夫人,她很快就同洛哈特说完了话,匆匆离开了。

    洛哈特和翠西一人带着一个,直接从帐篷里幻影移形到了营地周围的小树林。

    “他们在干什么?”克莉斯多震惊地看着营地里挤成一团的巫师,每个人都带着兜帽,脸上蒙着面罩,每个人都把手里的魔杖向上指着。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四个人影漂浮着。

    “没事,我们先离他们远点。”洛哈特一脸严肃,并不想向克莉斯多解释。

    但是克莉斯多已经猜到了:“他们是食死徒,对吗?”

    厄尼不敢相信地看着克莉斯多。

    翠西突然冲着前方喊了一句:“谁在那儿?”

    一棵树旁一团黑影被惊动了,他好像是在观望营地上混乱的场面,因为现在,他已经转过身来,露出了他的面容,当他散漫的目光在落到克莉斯多身上时微微地跳了跳,“晚上好啊。”他说。

    “怎么一个人呆在这儿,太危险了,过来,跟我们一起到外围去。”洛哈特冲着德拉科招了招手。

    “谢谢你的好意,洛哈特教授。”德拉科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又落回了营地里,“他们在那儿。”

    一时间,洛哈特无言以对。

    “德拉科——”克莉斯多突喊道,但当德拉科转过头,目光沉静地看着她时,她突然说不出口了。半晌,她说道:“自己注意安全。”

    德拉科微微颔首,有些狐疑地道出了他的想法:“其实,他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麦克米兰兄妹和洛哈特是纯血,翠西本人又是吸血鬼侯爵,那群以麻瓜取乐的食死徒绝不可能找他们麻烦。

    洛哈特和克莉斯多微微变色,匆匆告别。

    翠西紧跟在他们身后:“怎么回事?”

    洛哈特轻轻地摇头:“没事,他们两个还小,最好还是远离那群疯子。”他正准备拉着克莉斯多的手,以免她在树林中被横亘的树根绊倒,但是他发现他拽不动,克莉斯多就像是在那儿扎了根。

    “克莉?”他偏过头,发现克莉斯多正一脸沉重地望着天空。

    天空上有一个硕大无比的骷髅头,由无数碧绿色的耀眼的星星般的东西组成,一条蟒蛇从骷髅的嘴里冒了出来,在漆黑的夜空下显得格外明显。

    尖叫声穿透了树林。

    “是他要回归了吗?”克莉斯多自言自语道,她的脸映衬着绿幽幽的光芒愈发苍白。

    洛哈特弯下腰搂着她的肩膀,急切地安慰道:“克莉,不会有事的,只是食死徒而已,当年有的是漏网之鱼,他不可能这么快回来的!”

    厄尼惊骇地看着两人,这是什么情况!

    翠西恍然大悟,冲到克莉斯多面前:“是他们干的是吗?克莉,说话!是不是伏地魔?”

    厄尼的脸瞬间白了,他不知道的事情究竟有多糟糕?

    翠西拔出魔杖,怒气冲冲地朝营地方向走去。

    洛哈特连忙拉住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克莉斯多垂下了眼睑,手指摩挲着手里的魔杖,“吉德罗,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