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54章 倒V

第54章 倒V

    霍格沃兹的温室就在禁林外围,说来很巧,那棵受伤的打人柳就种在温室周围,此刻,它的几根树枝正用绷带吊着。

    克莉斯多一到,就发现厄尼已经来了。她和赫敏打了个招呼,就奔着自家哥哥去了。

    赫敏这才压低了声音对哈利和罗恩说:“克莉昨天被斯内普叫去跟马尔福收集打人柳的枝条了。”

    罗恩瞠目结舌:“我们回寝室了,她还没回来?”他真希望赫敏立刻摇摇头,但事与愿违。他和哈利哈利远远地望着克莉,脸上又是一阵愧疚。

    等到斯普劳特教授从草坪上走过来的时候,这种愧疚的感觉几乎要淹没了他们。斯普劳特教授的手臂上搭着绷带,飘拂的头发比往常更加蓬乱了些。她身后跟着洛哈特,向来整洁的金发上滑稽地粘着片叶子,青绿色带金边的礼帽搭在他的手臂上。

    “哦,早上好啊。”洛哈特一边用清理一新打理着自己一边朝着学生们走过来,“刚才斯普劳特教授向我示范怎么给打人柳疗伤,真是十分惊险。”他紫罗兰色的带着暗示性的眼睛让哈利和罗恩更加窘迫了。他又走近了些,大家才注意到他脸上有道划痕。

    斯普劳特教授感激地说道:“幸好你有过来帮忙。”

    “我只是碰巧在旅行时见到过这种奇异的植物罢了,说起来还被它扔到了鸟巢里。”虽然是件狼狈的事,他脸上却表现出十分的得意。

    克莉斯多忍不住揶揄了他一把:“你倒是说说什么鸟巢有你那么大?嗯,国际知名作家?”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学生都笑了起来。

    “好啦,今天到第三温室。”斯普劳特教授愉快地招呼着他们。立刻有学生小声地欢呼起来——第三温室可比第一温室里的植物好玩得多。

    克莉斯多发现洛哈特尾随着他们一起进了温室,不由得有些诧异。斯普劳特教授站在温室中间的一张搁凳后面,也是一脸疑惑。好几个学生也注意到了,有了先前克莉斯多的打趣,就有人放开了胆子开玩笑地问道:“洛哈特教授是要跟我们一起上课吗?”

    “是啊,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教授们可严格了,草药学我最好的成绩也才p。”洛哈特故作苦恼地说着,显然没人相信他,咯咯的笑声到处都是。

    他们今天要学的是给年幼的曼德拉草换盆,曼德拉草的根部是一种强效恢复剂,成熟的曼德拉草的哭声会使人致命。

    直到洛哈特拿起最后一个粉红色绒毛耳套,郑重其事地套在耳朵上时,大家的下巴都要掉进面前的花盆里了。斯普劳特教授演示的时候,他念念有词,可是大家都带着耳套听不到,只看见一只被染得五光十色的半透明的羽毛笔飞速地在羊皮纸上写着字母。

    斯普劳特教授一交代完毕,就让学生们分成四个人一组,洛哈特非常自来熟地一个人抱了盆曼德拉草,他把礼帽端端正正地戴上,巫师袍的袖子被卷到了手膀上,看上去兴致勃勃大干一场。没过多久,大家就发现洛哈特教授似乎真的没给曼德拉草换过盆,虽然他不像他们一样手忙脚乱,可也好几次被狂躁的两腿乱蹬的曼德拉幼草搞得吹鼻子瞪眼。

    下课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累趴下了,曼德拉草简直就是个小恶魔。接下来的课是变形课,谁也不敢在麦格教授的课堂上迟到。他们匆匆洗了个澡,又赶去了变形课教授。

    令他们吃惊的时,洛哈特教授已经在教室里了,他正在和麦格教授谈话,麦格教授一如既往地板着脸,大家都猜不出他们在干什么?

    “洛哈特教授难道真的是来重修的?”罗恩古怪地看着笑容灿烂,完全不把麦格教授神情间的严厉放进眼里的洛哈特嘀咕道。

    “洛哈特教授是个优秀的白巫师,罗恩,注意的你的用词!”赫敏打抱不平,她的课本已经被翻开,上面做了不少笔记。

    “我猜他下一本小说一定是叫《在霍格沃兹的365天》!”帕瓦蒂·帕蒂尔插嘴说道,这是个黑发的美丽的印度女孩,她望着洛哈特眼睛里都要发出光来。

    “那可不一定,你没看见他今天给曼德拉草换盆的时候,还没有纳威做得好。”迪安·托马斯不太确定,他又转过头向哈利问道,“哈利,你觉得呢?”

    纳威的脸此刻都涨红了,哈利生硬地回了一句他没有看到,这个圆脸的羞涩的男孩才舒了一口气。

    “我说你们都是笨蛋,这种事情当然要问克莉斯多啦!”拉文德·布朗大声嚷嚷道,“嗨,克莉斯多——”大家纷纷张望,发现她正坐在他们身后,紧张地读着变形术课本。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克莉斯多的变形术是她的软肋。

    拉文德从人群间穿了过去,问道:“你知道洛哈特教授打算做什么吗?”

    克莉斯多迷茫地摇了摇头,她也不是很清楚。“或许他只是想了解一下霍格沃兹的教学风格?”她猜测了一下,兴趣不大,她心里其实更希望洛哈特是来重修的。

    第一节变形术课比克莉斯多想象的轻松多了,全赖罗恩的破魔杖吸引了麦格教授的注意力,要是让麦格教授发现她把甲壳虫变成了螃蟹状的胸针,她这学期少不了又要开始补课了。

    午饭的铃声一响,克莉斯多立刻将东西都收了起来。洛哈特在麦格教授让他们自由练习的时候就离开了,不少人都觉得有些失望,他们还没看到他把甲壳虫变成纽扣呢。

    不过,下午第一节课就是黑魔法防御术课,这让大家都兴致高昂。

    午饭时,哈利和罗恩过来道了歉。克莉斯多问他们有给韦斯莱夫人写信没,两人连忙点了点头。克莉斯多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罗恩一直为他的魔杖闷闷不乐,就算赫敏给他们看了他用甲虫变得一把漂亮纽扣也没能让他变得开心些。他们吃了饭并没有回格兰芬多塔,而是找了个地方做他们的功课。事实上,认真的也只有赫敏和克莉斯多,赫敏正在埋头读《与吸血鬼同船旅行》,而克莉斯多正试图用魔杖把她的螃蟹胸针改变个形状。

    哈利和罗恩小声地聊起了魁地奇,突然他不说话了,罗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个非常瘦小的灰色头发的男孩子攥着一个麻瓜照相机直勾勾地看着他们。当他注意到两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时,他的脸蛋涨得通红。他怯怯地说道:“你好,哈利!我——我是科林克里维。”他攥紧了麻瓜相机,急切地向前一步,“我也是格兰芬多的,我的意思是,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让我——拍张照。”他把相机扬了扬,一脸期待。

    克莉斯多和赫敏都注意到了,她们困惑地看着这个一年级的学生。

    哈利更是茫然地问了出来:“照相?”

    “是的,从我到学校起,每个人都给我说你是怎样逃过了神秘人的毒手,他死了,在你额上留下了道闪电。”他的目光更热切了,这让哈利非常地不舒服。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兴奋得有些颤抖,“我一直很崇拜你——也许,我可以站在你旁边,请你的朋友帮忙按下快门——如果你签一下名,那就更好了!”

    “签名照片,哟,波特,你在送签名照片吗?”马尔福的声音从院子的另一头传了过来,他的声音又尖又亮,让五个人都僵硬了一下。

    “我可没说!”哈利气愤地说道。科林扭过身子,挥舞着拳头:“你这是嫉妒!”

    马尔福一下子笑了起来:“嫉妒?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嫉妒他比你出名!”

    马尔福不屑地说道:“那种出名我宁可不要,我还是宁愿我爸爸妈妈活得好好的!”哈利一下子被这句话戳中了痛处,那又不是他能够选择的,他几乎要拔出魔杖来,赫敏阴沉着脸死死地攥住了他。“吃鼻涕虫去!马尔福!”罗恩生气地说道。

    马尔福并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他脸上的讥诮更明显了:“我很期待韦斯莱夫人把你从学校带走。”他把韦斯莱夫人这个称呼念得十分古怪,末了还模仿起来,“要是你再不循规蹈矩——”旁边一群斯莱特林的学生哄堂大笑起来。

    马尔福得意地说道:“波特,你还愣着干嘛,韦斯莱正等着你的签名照呢。”

    罗恩和哈利都怒不可揭,赫敏拼命地拦住了他们,对面可都是斯莱特林的学生。克莉斯多看不下去了,她把她的螃蟹胸针放回了兜里,用魔杖敲了敲桌子,不满地问道:“所以,马尔福先生专程过来把莫须有的事情扣在哈利头上是为了什么?可别告诉我你是吃饱了撑着了。”

    马尔福被她一噎,半天吐不出一个词来,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警觉地抬起了头,是洛哈特。

    “都围在这里干嘛?”他似乎并不知情,脸色挂着愉悦的笑容。

    “洛哈特教授,马尔福——”赫敏急切地想要把马尔福的罪行捅出来。克莉斯多马上打断了她的话:“是这样的,吉德罗,这位名叫科林的格兰芬多的学生是你的铁杆粉丝,他想和你一起拍个合照,请你签个名。”她顿了一下,飞快地示威性地扫了眼周围的人,“科林找不到你在哪里,刚好看到我们在这里,就过来询问了,至于这群斯莱特林的同学,他们似乎也挺感兴趣。”

    科林傻傻地看着克莉斯多,马尔福别过脸哼了一声,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对克莉斯多的说辞十分不满,其中有个高个男孩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道:“明明就是哈利在发签名照。”

    克莉斯多恼火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男孩有着高耸的颊骨,深色皮肤,以及狭长微倾斜的棕色眼睛。克莉斯多一下子记住了他的长相。她尽量平静地说道:“这位先生,当时是你离哈利近还是我离哈利近?如果你非说我包庇哈利,那也得请你拿出一张哈利的签名照吧?”

    那个男孩子一脸错愕,似乎没有料想到面前这个不算高的温和的小女孩会如此针锋相对。他乐得继续驳回,但洛哈特已经笑容可掬地招呼道:“既然只是误会,大家都散了吧,如果谁想要我的签名照可以晚上到我办公室里来找我。”他揽住科林的肩膀,冲着赫敏说道:“来吧,格兰杰小姐,我想我们得抓紧点时间,马上就要上课了。”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