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45章 暑假磨练(一)

第45章 暑假磨练(一)

    “早餐飞来!早餐飞来……”

    洛哈特摇摇头,笑道:“你得具体点,丫头,今天的早餐是三明治。”然后,他又听到一串咬牙切齿的“三明治飞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吞咽声也传了过来。克莉斯多显然是把三明治当做洛哈特泄愤来着,她一口一口咬得分外用力。

    好不容易填饱肚子,克莉斯多开始试着召唤别的东西,她不解地发现咒语好像失灵了。她对着房间里的物品使了个飞来咒,物品立即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她手上,原来是反咒,克莉斯多心下澄明。她一遍一遍梳理着自己已知的魔法,企图找到破咒之法,但是她很快就垂头丧气——洛哈特的沼泽就像一个大黑洞,什么魔法它都照单全收。

    还有什么办法呢?她想召唤他看过的书也不行,茄妮和琥珀肯定都被关在了笼子里,她要是能把卧室里的任何东西变成一条船,麦格教授绝对不会浪费任何时间给她恶补变形课。求饶?不行,坚决不行,吉德罗一定会以此为笑柄的。她最拿手的魔药——她这才发现魔药也有无用武之地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一种魔药能把沼泽凝固成固体,克莉斯多想了想,她还是死了这条心,就算有,她得花多少时间?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突然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把房间的墙体上炸开一个洞——太容易了,操作错误的魔药基本上都能导致爆炸。克莉斯多嗖地一声从床上弹起来,飞来咒用得无比顺手,工具材料一一到位,她准备大展身手。

    三十分钟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坐在书房里的洛哈特惊得从椅子里弹了出来,他还没跑过去一探情况,又一声更加糟糕的爆炸声响起,这一次,洛哈特感觉整个房间都晃了晃。

    “克莉?”洛哈特一边大喊,一边扶着墙快步跑出去,只见眼前一片烟尘,呛得他咳嗽不止,他隐约听见克莉斯多咯咯的笑声,心都被揪成一团了,好小子!他挥了挥魔杖清理了浮尘,立即看到克莉斯多的卧室里一片狼藉,砖头沙尘随处可见,罪魁祸首正转过头来,灰头灰脸,咧着嘴冲着他笑,白白的牙齿他怎么看都闪着阴森森的光芒。紧接着,他看见克莉斯多欢快地朝着一面墙走过去,消失不见了,下一秒,她从隔壁的房间里窜出来,一甩长发,把灰尘甩得到处都是。洛哈特头疼地撑住了额头,他的豪宅!他收走了门口的沼泽,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去,克莉斯多昂着头,一脸自豪地跟着他。

    雪白的墙壁上有个洞,大得估计连海格都能带着巫师帽不弯腰地走过去。洞的周围有着大大小小的裂缝,就像千手观音一样,洛哈特拿魔杖碰了碰,又是一阵哗啦,看得洛哈特脸都青了,他在四处一张望,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天花板上零星地沾着黑乎乎的液体,窗帘衣柜,床被地板,无一幸免,而离他脚边不远,废墟上,一口坩埚里黑色的液体还在欢快地跳动。

    “克莉斯多!”如今换成洛哈特咬牙切齿了。

    “我在,亲爱的吉德罗。”克莉斯多笑容满面地看着他,她正在把玩她的魔杖,不知道从哪里召唤了一个小瓶子,捏在手心里。

    洛哈特的脸上出现了亲切的笑容,他熟练地用清理一新扫尽了身上沾染的浮尘,然后温和地说道:“我在考虑要不要乘飞机到爱尔兰,又或者我还应该考虑今晚要不要吃晚餐?”

    克莉斯多瞪着他,前一句是赤、裸、裸的诱惑,后一句是赤、裸、裸的威胁,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逼着洛哈特学咒语了,她怎么感觉现在有点像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好好干,克莉。”洛哈特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扬长而去。克莉斯多愁眉苦脸地看着自己的房间,这次真的是没法用魔药解决了。

    直到第二天,克莉斯多坐在了飞机上,她还对昨天的事情耿耿于怀,如果不是洛哈特把她困在房间里,她怎么会那么暴力地炸墙,她承认每天放毒药有恶作剧的成分,但是那还不是为了让那个草包变得有内涵一点,不然她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洛哈特夫人啊!越想越气,越想越不想搭理隔壁座位上那个人,不行了,再想她就要拔出魔杖在麻瓜面前干掉……她突然觉得耳鸣得难受,旁边伸来一只手拿着口香糖。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接过,拆了包装纸,放在嘴里嚼动,一下子觉得耳朵舒服了许多。

    “我还以为你要坚持不懈地跟我冷战呢。”洛哈特得意地笑了,洁白的牙齿晃眼,克莉斯多做了个鬼脸,吉德罗怎么可以这么无耻。但是,她的气焰一下子就消了,克莉斯多,你太没出息了,她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番。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麻瓜的食物,麻瓜的衣着,麻瓜的食物,她在一边喋喋不休,可怜的洛哈特就被麻瓜们同情的目光包围了。那么英俊的一个男人,他的女儿怎么如此白痴,真可怜。洛哈特无奈地闭上眼,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得不张口,克莉斯多的求知欲让他难以招架。

    下飞机的时候,克莉斯多拉着他的袖子,非要搞清楚为什么飞机能在天上飞,洛哈特望着爱尔兰万里无云的碧空叹气,他怎么可能知道麻瓜的科学。

    “嗯,因为有很多大鸟托着飞机。”洛哈特不负责任地说道。

    “我怎么没看到大鸟?”克莉斯多打破砂锅问到底。

    洛哈特翻了个白眼:“如果它们现在还在飞机下,飞机就没办法着陆了。”

    “挺有道理!”克莉斯多认真地点了点头。洛哈特暗中舒了一口气。他们在丽妃河以南的一家小旅馆入住,它隐藏在一堆华丽的酒馆间。克莉斯多进去的时候下了一大跳,因为旅馆的接待处算得上是个小酒吧,里面坐满了各种各样的巫师。洛哈特解释道,旅馆外有魔法保护,麻瓜不仅看不到这里,更不会怀疑为什么6号过了就是8号。

    旅馆的应侍似乎和洛哈特很熟悉,他热情地带着两人上了楼,房间很整洁,打开窗就有温暖的风穿进来,能够清楚地看到丽妃河上漂着的豪华的船只。克莉斯多扑到了床上,软绵绵的床褥简直让她不想起身,还是洛哈特拎着她的领子把她提了起来。

    “好像长沉了。”洛哈特嘀咕道。

    克莉斯多挣扎着跳了下来,瞪着他:“明明是长高了。”洛哈特轻轻地吹了个口哨,拉着她站到自己的身边,“嗯,还差得远呢。”克莉斯多怒目而视。洛哈特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先吃午饭,不然别人还以为是我虐待你,才这么点儿——”他拿手比划了克莉斯多的身高,拉着百般不情愿的她下了楼。

    他们在楼下吃了煎鲑鱼饼,蘸着酸辣鸡尾酒酱别有风味。然后,他们出了门在丽妃河边乱逛。

    美景的确是美景,但是洛哈特都快被克莉斯多烦死了——为什么麻瓜从那些长着尾巴的大盒子里端出面包,为什么店口的毛绒玩具只会一直念一句欢迎光临,为什么屋顶的玻璃球会发光……

    洛哈特真想告诉她其实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忍住了,万一克莉斯多心血来潮逼着他学习一下麻瓜的科学,那真是太恐怖了。他只好买了一大堆美食堵住克莉斯多的嘴,扯了一堆不着边际的话回答她的问题。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洋洋得意,因为每次克莉斯多都是睁着大大的眼睛,崇拜地看着他,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天真可爱得就像宠物店里一投食就会星星眼的小狗。

    克莉斯多到了晚上□□点就走不动了,洛哈特只好带着她回到旅馆,结果,他刚要了一杯黄油啤酒,一名喝得醉熏熏的女巫就靠了过来。

    “我知道,你是吉德罗·洛哈特。”女巫揽着他的脖子,嘴唇几乎都要碰上洛哈特的耳朵,她的声音软软甜甜的,就像被蜂蜜浸润了好久。克莉斯多心领神会地笑了,爸爸说,不要给洛哈特先生添麻烦,不要打扰洛哈特先生大人的事——洛哈特先生已经三十一岁了,洛哈特先生需要成家立业。所以,这个时候,她应该消失得无影无踪。克莉斯多为自己梅林一样的领悟能力感到自豪,她一接过应侍给她的牛奶后,立刻给了洛哈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迅速地跑上了楼。

    克莉斯多的房间和吉德罗的房间是相邻的,她刚一进去,就看见茄妮和琥珀正在瞪眼,大概是因为吉德罗把门窗都关上了,可怜的小家伙进不去。克莉斯多给了他们点干果,两只猫头鹰立刻争抢起来,一个大信封就被茄妮抛之不顾,克莉斯多走上前去,捡了起来。顿时整个人就像猛地吞了块冰那么难受。

    霍格沃兹的校徽,真是见一次讨厌一次。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