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36章 裂痕(三)

第36章 裂痕(三)

    克莉斯多赶紧追上马尔福的步伐,他已经走到禁林的边缘了。

    “行了,快停下来吧,马尔福先生,他们都回小木屋去了。”她气喘吁吁地喊道。

    马尔福驻足,转过头来,又是一脸嘲讽:“没想到麦克米兰小姐还会欺骗自己的‘好朋友’。”

    “得了吧。”克莉斯多拉长了声音,“我还没料到一个斯莱特林在那种时候第一反应居然是逃跑。”马尔福的脸红白交替,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只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他们刚好路过湖边的山毛榉树,干枯的树枝上已经吐出了些新芽,马尔福踢了那棵树一脚。

    克莉斯多斜了他一样:“你再踢上它几脚,它也能安稳地立在那里,它可不像你。”

    这次马尔福踢走了地上的一块石头,他恶毒地说道:“就算我被发现了又怎么样?非法养殖龙的是海格又不是我。如果是你呢,麦克米兰小姐?被格兰杰和波特,还有韦斯莱家的那位发现你在外面偷听他们说话——”

    “闭嘴!”克莉斯多有些恼羞成怒地吼道,她清楚,她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当时不圆过那个谎,猜疑就会越来越严重,她不需要一个外人像用刀子剖开皮肤露出白骨一样提醒她。

    “可见其实麦克米兰小姐你的淑女风范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被吼的德拉科心情糟糕透了,“说真的,我真想不通,那就是所谓的朋友?布雷斯从来不会瞒着我,他要是知道哪里有龙,他肯定不会瞒着我!”

    “我的朋友不需要用一条龙来评判!”克莉斯多极力替他们辩解道,尽管她很清楚,三人组有了越来越多的秘密,她就像一个外人一样徘徊在他们之外。

    “那用什么?”马尔福的眉毛都要扬起来了,“我敢说,其实你自己一直都在摇摆不定不是吗?你一定厌倦透了他们对你小心翼翼,说谎话,还有他们那圆圆的总是盛满愧疚的……”

    “我们只是不希望因为斯内普教授而争吵!我非常的敬爱斯内普教授,就算他对格兰芬多格外的不公正!”克莉斯多几乎是吼了出来,她再明白不过了,只是,她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真相,就像三人组不愿意相信斯内普教授是无辜的。

    马尔福停止了说话,他好像对她的说辞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意外,他怜悯地看着她。

    克莉斯多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望着还未完全解冻的湖面,只觉得视野雾蒙蒙的一片,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抢入她的肺部让她觉得一阵刺痛。许久,她终于平静了下来,代价就是她已经失去了看到小龙出壳的所有喜悦,她抿起唇,问道:“于是,马尔福先生今天是来对我说教的吗?呵,马尔福先生觉得他的朋友才是世界上最好的?马尔福先生是无所事事到了要打破格兰芬多内部的团结吗……”

    “随你怎么说好了,可怜虫!我只是不想在实验室里看到某人摆着一张阴郁的脸,是谁也不会希望在炼制魔药的时候,房间里呆着只巨怪!”马尔福一口气堵在嗓眼里,他的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他一定是被皮皮鬼的吊灯砸到了头才会在今天给她写纸条,他还好心好意地陪她演了场戏,布雷斯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抓住一切机会嘲笑他——他明明只是觉得她太可悲了而已,好吧,他承认,他不想被她讨厌,不过看样子,他总是吃力不讨好。“再见!”他决绝地说道,侧过身走到了另外一条小路上,他受够了,不要指望一个马尔福能有多少耐心!尤其是面对一个格兰芬多,她还和他最看不起的一群人呆在一起!

    克莉斯多觉得自己的脑子被搅拌了好几次,晕乎乎的乱成一团。她坐在山毛榉树下,呆呆的看着马尔福的身影绕过几棵大树,越走越远,最后消失不见。她只好机械地转过头看向湖面,她好像说了很伤人的话,是什么呢?那时候所有的血液争相挤入她的大脑,等现在,它们被二月的寒风吹冷了后,她记不清因为冲动而脱口而出的话语。

    她不知道在湖边坐了多久,直到三人组走了过来,她那时候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根本没有注意到赫敏的抱怨声越来越响亮。

    “海格会被发现的!那种生物用不了多久就会长得比小屋还要大——”她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克莉斯多,你怎么坐在草地上!”她跑上去,握住了克莉斯多冰凉的手,责备地说道,“你会感冒的!”

    “啊?”克莉斯多缓慢地转过头,复述道,“会感冒……”她望着三双担忧的眼睛,猛然清醒了过来,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对了,我还要去找草药呢。”她不着痕迹地把手赫敏温暖的手掌里抽出来,转身就要离开。罗恩气愤地说道:“是马尔福吗?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克莉斯多,需要我们帮忙凑他一顿吗?”

    “罗恩!”赫敏大声地喝止道,然后,她又用那种小心翼翼地声音说道,“克莉斯多,你不问我们去干什么了吗?”

    “啊,你们不是去看海格了吗?”克莉斯多无所谓地笑了,她沿着刚刚德拉科走的那条路拐到了更远的地方。

    “我觉得我们应该告诉她。”哈利望着那个飘忽忽的背影说道。

    罗恩和赫敏对视了一样,显然他们觉得这并不是一个理智的想法。

    “再等等吧。”赫敏咬着唇,“至少让我们拿到足够的证据,我不想不必要的吵架。”她没注意到,她都要把下唇咬破了。

    克莉斯多花上了更多的时间泡在图书馆,一方面她想躲着三人组,就算他们看见了她,但是平斯夫人不会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另一方面,她发现药剂的后期制作越来越难了。她的生活就像行星轨道运行一样遵循着特定的轨道,无味又枯燥。马尔福跟斯内普教授申请换了晚上上课的时间,再加上她不用去上一年级的魔药课,以及飞行课,她再也没遇上他了。

    厄尼不知道怎么发现了克莉斯多和三人组之间奇怪的气氛,或许是在图书馆太多次地遇上了自家妹妹,又或许是在两院合上的课堂上发现他们总是分开坐。总之有一天,他把克莉斯多从图书馆拉了出来。

    “听着,克莉,你不能成天呆在图书馆,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哥哥,我自己清楚我非常好,我需要学习,麦格教授和斯内普教授给了我一大堆的家庭作业。”如果说,克莉斯多最不想什么人担心,那一定要数厄尼了,他总是太护着她,常常小题大做,比如现在。

    厄尼头疼地看着克莉斯多脸上的笑容,他最讨厌看到她这种假笑,如果是直白的愤怒或着难过,她还愿意说说,而现在,她摆明了挂上了免扰牌。他伸出手把揉了揉克莉斯多的头,那两缕时常翘起的弯弯的短发此刻无力地趴着:“克莉,麦克米兰家族从未要求不必要的卓越,我想爸爸妈妈,还有洛哈特叔叔更愿意看到一个开心的你。”

    “我——”她觉得自己像吃到了一颗泥土味的多味豆,她一想起妈妈担心的神情,爸爸和洛哈特温暖的笑容,就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

    “周末我们去看魁地奇的训练吧?”

    “不要!”克莉斯多撇着嘴大声地说道,她敢打赌,赫敏和罗恩也在那里。

    “我是说赫奇帕奇,行了吧,我就知道你们在闹别扭。”厄尼叹了口气。

    星期六的下午,麦克米兰兄妹沿着一条僻静的小路溜达到了魁地奇的场地,一路上他们一直在讨论魁地奇,厄尼很高兴克莉斯多的脸上又露出了喜悦的红晕,两只眼睛像雨洗后的风景那样明丽,可是每当他试图把话题引到三人组身上时,克莉斯多都狡猾地回避了。到最后,他索性放弃了这个很有可能扫兴的话题。他们在看台上遇见了塞德里克,他带着他的扫帚光轮2000正专注地看着场地上的情形。

    “不如我们悄悄地坐在他后面吧?”发现塞德里克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克莉斯多建议道,她的脸上有了小小地促狭之意。厄尼点了点头,他们就在塞德里克身后坐下,看见他时不时挥舞着手,好像在模仿场地上找球手的动作。

    “他看起来真像一个傻瓜。”克莉斯多偷笑道。

    厄尼故作严肃地点点头:“是啊,迪戈里同学很有潜力成为找球手!”

    “不,哥哥,你学得不像,应该这样——”克莉斯多压低了嗓音,瓮声瓮气地说道,“迪戈里吗?我觉得行,让他来面试吧!”他们两个在后面笑成一团,塞德里克全然不觉,直到赫奇帕奇队休息的时候,他晃了晃脖子,才听到后面的争论声。

    “厄尼?克莉斯多?”他惊讶地转过头,“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唔……”克莉斯多摆出一副认真琢磨的样子,“大概在你拍膝盖大叫一声好极了的时候。”

    “不对,是在塞德里克模仿那个假动作的时候!”

    “开玩笑,分明是在他兴奋地将他的飞天扫帚儿的枝桠掰断的时候——”

    塞德里克紧张地检查起他的扫帚来,而后无奈地弹了弹克莉斯多的额头:“你这个小骗子!”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