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34章 裂痕(一)

第34章 裂痕(一)

    由于手受伤的缘故,克莉斯多接下来的日子就无比的轻松了,不用挥舞魔杖,更不用写作业。所有的课,都到只需要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就好。吉德罗新到的信整整写了五页,其中有三页都在数落她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我会想办法长期呆在霍格沃兹,我真担心暑假看到你时,你已经从小鬼变成了木乃伊!洛哈特在信里如此写道,克莉斯多的脸都要笑抽了,他是来返校补习吗?还是协助费尔奇巡逻城堡,她实在想不到他能来干什么。

    自从新学期开始后,大雪天变得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霍格沃兹都是烟雨蒙蒙的,这使得城堡的有些角落里发出了令人不悦的霉味,比如说克莉斯多每次潜入*区需要经过的那间废旧的教室。然而,自从圣诞节回来后,克莉斯多就再也没看见那面镜子了。

    斯内普教授的脾气似乎也受到了阴雨天气的影响,据哈利说,他在课堂上倒掉了他的药剂,仅仅因为它的颜色有那么一点点偏离了标准。克莉斯多也觉得斯内普教授越来越难以捉摸了,最明显的迹象就是她晚间的魔药课“莫名其妙”地多了两节。他给了她一张破破烂烂并且脏兮兮的羊皮纸,上面列着密密麻麻的药品,令克莉斯多惊讶且不解的是——她得花掉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将它们熬制在一起,其中的复杂的手法她闻所未闻。

    而且,羊皮纸上的污渍盖住了好几种药材,当她试图用某种方法促使自己能够看清那些本来就细小的文字时,斯内普教授恶狠狠地告诉她——这张脆弱的羊皮纸已经经不住任何的折腾了。好吧,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因为误放了一种药材,使得两个月的心血付之东流。

    每个星期三的晚上,马尔福必然是趾高气扬地出现,他时常将两只手背在身后,慢慢地踱步到克莉斯多的坩埚旁,眯起眼往里瞧上几眼,然后发出不明意味的啧啧声。

    自从克莉斯多昏迷被魔药烫伤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与其说是缓和,还不如说是克莉斯多单方面的忍让——马尔福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至少落进下石这种事情他还做不出来。他就一破小孩,她在心里念叨,却从不搭理他。

    在克莉斯多的药水第三次检查合格后,斯内普教授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得意”门生马尔福并不是非常令他“得意”,比起克莉斯多这个格兰芬多,马尔福表现得太“平庸”了。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毫不客气地加大了马尔福魔药课程的难度。

    “搞得我今年就要参加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似的。”马尔福在实验室里嘀咕道。

    克莉斯多难得搭了一句话:“那我这岂不是在为终极巫师等级考试做准备!”她把玻璃棒重重地在坩埚边缘敲了敲。

    马尔福紧张地转过头:“你就不能轻一点!我还以为你又笨手笨脚地打翻了东西!”

    克莉斯多瞪了他一眼:“马尔福先生,你以为我想这样吗?这张羊皮纸上写着——要按照《命运交响曲》的节奏敲坩埚,它真的不是在耍我?”

    “于是,你刚刚漏敲了一拍?”马尔福的脸上露出不知是笑还是哭的表情。

    克莉斯多不在意地挥了挥魔杖:“没关系……”突然腾起的褐色烟雾呛得她咳嗽不断,等她收拾好失败的药水后,她整个脸都变成了小麦色。马尔福笑得前仰后合,扑通一声,他的玻璃棒掉进了坩埚里。

    “所以,马尔福先生,你看梅林还是公平的!”克莉斯多感叹了一声。

    马尔福的脸灰白灰白的,当真哭笑不得——由于没能够及时搅拌,他的药剂已经凝固在锅里。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幸好我把药水分成了十二份!”克莉斯多欢快地指挥着坩埚飞到一边,新的坩埚盛着漂亮的完美的药水稳稳地落在火焰上,“来吧,马尔福先生,让我们勇敢地同命运作斗争吧!斯内普教授不会给你的新药水一个t的。”说完,她又开始敲坩埚。

    马尔福无语地重头开始,他也要考虑把药水分成十二份,不,他要先给自己的耳朵里塞上棉花!

    这种勉强还算和谐的气氛没有维持多久。格兰芬多对战赫奇帕奇的魁地奇比赛又引发了新一轮的冷战。

    自从从马尔福那里得知斯内普教授将成为该场的裁判后,克莉斯多简直替哈利舒了一口气。她不能理解赫敏和罗恩的忧心忡忡从何而来。她还发现他们在偷偷练习“腿立僵停死”咒,虽然赫敏和罗恩支支吾吾总是岔开话题,但是克莉斯多还是明白了过来——只要哈利在魁地奇比赛中再次遭遇黑魔法干扰,这两只鲁莽的小狮子就要攻击斯内普教授。梅林的袜子,聪明智慧最遵守规则的赫敏小姑娘已经要被罗恩和哈利带上无法无天的道路了吗?

    庆幸的是,如果是斯内普教授监场,黑魔法出现的情况微乎其微,况且,这一次,她一定会盯好大蒜头,她已经不指望扳回斯内普教授在三人心目中的形象了。尤其是她从韦斯莱兄弟那里得知,格兰芬多三分之一的宝石都是被斯内普教授扣掉的后,她非常无奈地意识到,赤、裸、裸的真相真的让人难以接受。罗恩似乎一直对之前说过的话愧疚不已,他已经尽量不在谈到斯内普教授的时候使用贬义词,克莉斯多看得出来他依然对斯内普教授恨得咬牙切齿,但她更看得出来,罗恩不想跟她吵架。

    魁地奇比赛当天,赫敏和罗恩邀请了她一起去看台,这是开学以来第一次,他们一同出行。刚开始三个人还很不自在,但是很快他们就谈得热火朝天。只要赢了赫奇帕奇,他们就能在学院杯中战胜斯莱特林!没有一个格兰芬多不为此激动。

    比赛一开始,克莉斯多就站了起来,乔丹的解说依旧热血,她兴奋得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她已经忘记了一开始要盯着奇诺教授的打算,当她看见哈利的身影一闪而过时,她心里涌起了一股愧疚感,不过,有邓布利多教授呢,她望了望那位白胡子的老人,顿时心情愉悦地投入到了赛场上。

    “梅林在上!”克莉斯多突然安静了下来——是哈利,他离斯内普教授不到一个手臂的距离,而金色飞球正在斯内普教授耳边卖力地鼓动着它的小翅膀——

    “一百八十比二十!格兰芬多胜出!”

    克莉斯多激动地拥抱了身旁的赫敏。

    “赢了!我们赢了!罗恩——”她们两个转过头,顿时嘴里能塞得下一个鸡蛋——罗恩和马尔福扭打成一团,克拉布和高尔两个大块头倒在地上,锁腿咒让他们根本无法起身,而可怜的纳威,他已经昏迷过去了。

    “天哪,你们在干什么!”赫敏连忙用了一个清泉如水,魔杖上喷涌出来的水柱让两个人立刻分开。马尔福从地上起来,左眼青了一团,在他那苍白的脸上显得极其明显,他扫视了一眼聚拢过来的格兰芬多们,哼了一声,一挥魔杖,清理身上的水渍,再一挥,将克拉布和高尔从地上拉起来。“韦斯莱家真是一群穷光蛋。”他轻蔑地看了眼罗恩被拉破的旧长袍,说道。

    克莉斯多刚刚将纳威扶到一个格兰芬多的男生背上,听到这句话,立刻用魔杖指了指那个破口:“修复如初。”

    马尔福瞪了她一眼,克莉斯多假装没有看到:“赫敏,我先送纳威去校医院。”她跟着那个男生一块挤出人群,让他们继续吵,她才不要去当和事佬——费力不讨好地和事佬!他们刚刚走出魁地奇的场地,就碰到了邓布利多教授,他正脚步轻快地往校长办公室去,看得出来在发现他们之前,他的心情非常的好。

    “可怜的隆巴顿,他这是怎么了?我真希望他只是因为格兰芬多的胜利激动地晕过去了。”邓布利多教授湛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担忧。

    “教授,请允许他们先离开。”克莉斯多说道。

    邓布利多点点头,他挥了挥魔杖,纳威悬浮在空中往前飘:“跟上,路上小心。”他向那个男生示意,他又转过头,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克莉斯多尽量把她所见的事情描述了一次,她原本以为邓布利多教授会生气,结果他居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年轻就是好,麦克米兰,下次记得提醒他们不要这么暴力的方式,我觉得光用锁腿咒就不错,等他们都像兔子一样蹦来蹦去的时候,谁也不会在乎之前的事情了。”

    克莉斯多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马尔福和罗恩在看台上蹦跳着言和的样子,觉得背脊骨都凉透了,她打赌,她这一辈子都等不到那个场面,不过,她还是说道:“教授,我会转告他们的。”

    邓布利多眨了眨眼:“我听说你在炼制魔药的时候受了很严重的烫伤和烧伤,现在好了吗?”

    克莉斯多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邓布利多舒了口气,克莉斯多感觉到他长长的眉毛一下子伸展了,他微笑着解释道:“前不久,我去找庞弗雷夫人要治疗牙痛的药水时,她向我提起了你,看起来她特别想冲到地窖把西弗勒斯训一顿。庞弗雷夫人对病人一向都很关心,她总愿意向我念叨又有多少个学生最近躺进了校医院,她建议我对教学严格把关——”邓布利多的眉毛又皱了起来,他露出一个有些苦恼的神色,“可是我总不能因为牙痛就不吃滋滋蜂蜜糖啊。”

    克莉斯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想起上次去校长办公室去的口令——柠檬雪糕,她都有些怀疑邓布利多教授喝过了最厉害的增龄剂,等等——“有办法可以预防牙疼的,教授。”她宝石蓝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邓布利多,“我记得有一种魔药药剂能够做得到。”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