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27章 分歧(二)

第27章 分歧(二)

    “他是想用扫帚舞来表示他的激动吗?他几乎要从扫帚上掉下来了啊!”海格无不担忧地说道。

    克莉斯多连忙抬起头——哈利似乎正在和他的扫帚做殊死拼搏,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赫敏和罗恩也注意到了。

    “会不会是弗林特干的好事!他刚刚撞了哈利!”罗恩气愤地说道,他狠狠地瞪了坐在场地另一面的斯莱特林,马尔福欢快地吹了一个长调。

    “不——不可能!”海格的声音都在发抖,“除了黑魔法,没有什么能干扰一个飞天扫帚!一个小孩是不可能——绝不可能!”克莉斯多抓紧了自己的魔杖,她看向海格,她发现赫敏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抢走了海格的望远镜。

    “我早就猜到了——”赫敏喘着气说道,她扔下望远镜,向教师看台上跑去。

    “赫敏!”罗恩叫了她一声,可是她已经推开人群,跑出了好远。

    克莉斯多可没有心思细想赫敏的眼神,她拿起望远镜看向哈利——他一张脸都变得惨白,正单手努力地抓住扫帚柄,韦斯莱兄弟离他很近,可是每每当他们想要把哈利拉下来的时候,哈利的扫帚一下子就窜得老高。

    “怎么办?怎么办?”罗恩似乎发现了什么,他急得在原地转圈圈。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注意到了哈利的不对劲,尽管乔丹已经播报了弗林特进了5个球,可是全场一点欢呼声也没有,连唏嘘声也没有,大家都死死地盯着哈利——他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突然,哈利敏捷地翻身上了扫帚,他稳稳地躲过了游走球。

    “万幸!”罗恩松了一口,跌坐在看台上。

    三十秒后,克莉斯多大叫了起来,她高兴地几乎喜极而泣:“哈利抓住了金色飞贼!”她紧紧地搂住了厄尼,又蹦又跳。全场的欢呼声一下子盖过了她的声音,乔丹忍不住用了一个声音洪亮,冲着话筒不停地吼道:“格兰芬多队胜出!一百七十分比六十分!格兰芬多胜出!”哈利被队友以及翻过围栏跑进场地的格兰芬多们抛上了天空。

    二十分钟后,当哈利、克莉斯多、赫敏还有罗恩离开的时候,整个魁地奇场上还是一片沸腾。他们去了海格小屋,一路上,克莉斯多都在忍不住夸赞哈利骑扫帚的姿势有多么帅气,哈利的脸都要烧得能煎鸡蛋了!当罗恩提到安吉丽娜的时候,克莉斯多的眼睛亮得就像阳光下的露珠。“她真是太棒了!”她用一种憧憬的语气说道。连韦斯莱兄弟她也不计前嫌地称赞了几句。赫敏揶揄道:“一开始是谁说不喜欢魁地奇的——啊,肯定不是哈利,罗恩显然也不是——哎呀,我想起来了,是克莉斯多你呀!”克莉斯多脸红了红:“我……之前我只是不感兴趣而已……”她越说越小声,其余四人发出了响亮的笑声。

    “好啦!得了吧!魁地奇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运动!行了吧!”

    等他们到了海格的小木屋里,气氛就没有这么欢快了,因为赫敏在喝了一整杯浓茶后,非常笃定地说道:“是斯内普干的,是他给哈利施了恶咒!”

    “胡说——”

    “怎么可能!”

    克莉斯多看了海格一眼,不再说话。

    “斯内普教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海格重重地放下了茶壶。

    罗恩急切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意向:“就是他!我看到了——他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哈利!他的嘴唇动的好快!他在念恶咒!你不知道斯内普有多讨厌哈利——”

    “哪又怎样?”克莉斯多有些不愉快地质问道。

    “哪又怎样?”罗恩几乎都要尖叫起来了,“他恨不得哈利去死!我忘了,你已经不用参加一年级的魔药课了,要是你在,你就好好看看斯内普那张嘴脸!”

    “罗恩!”克莉斯多气得脸有些发红,她不能忍受自己敬佩的教授受到污蔑,她刷地站了起来,“斯内普教授要是想要哈利死,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太容易了——对于一个魔药大师而言,根本就太容易了!”

    罗恩面有不甘地看着她,他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哈利坐在一边,看着好友,左右为难,说真的,他相信是斯内普,没有哪一个教授比他更讨厌他,但是克莉斯多——

    赫敏试图把克莉斯多按回位置上,克莉斯多甩开了她的手,她笔直地站在那里,一词一顿地说道:“绝对,不可能,是,斯内普,教授!”赫敏叹了口气,无惧地望着她的眼睛,无比坚定地说道:“可是,当我点着了斯内普的巫师袍后,哈利的扫帚恢复了正常,克莉斯多,我知道斯内普对你而言不一般,但是——”

    “但是,斯内普教授非常的不待见哈利?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

    “他还特别的想要任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他一直看奇诺教授不顺眼。”罗恩小声地嘟囔着。

    克莉斯多扫了一眼大家的表情,除了海格,全都一脸深信不疑,她的手在长袖里握得紧紧的。

    “好吧。”她说,哈利和罗恩松了口气。

    “不管你们这么想,我还是我原来的意思——”她转过头看向哈利,“如果斯内普教授真想害你,你已经死过无数次了!我保证,他绝对可以做得任何人都怀疑不到他头上。再见,我想回去休息了,海格,谢谢你的茶点,很特别的小饼干。”她拉开木门,冷风一下子灌了进来,屋里几个人都哆嗦了一下。克莉斯多头也不回,轻轻地合上了门。

    赫敏从窗口看着克莉斯多一个人渐渐走远,心有戚戚地说道:“克莉斯多好像生气了。”

    罗恩哼了一声:“不管她,她是斯内普教授的得意学生,她当然要帮着他说话。”

    “可是——”一直沉默的哈利张了张嘴,“我觉得克莉斯多说的挺有道理……”

    “哈利!”罗恩打断道,“你难道忘了吗?万圣节前夕,他想通过那条三个脑袋的大狗!”

    “你们怎么知道路威!”海格重重地放下茶壶,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们……

    克莉斯多从海格小木屋出来,她感觉全身的热气一下子都被吹散了,她把手笼在袖子里向格兰芬多塔走去。她想起上次飞行课的事情,简直觉得脑袋里一团糟。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斯内普教授那张刻薄的,阴冷的脸,直觉地摇了摇头。如果斯内普教授要害她,那简直就比害十个哈利还要容易,她每周都有一个晚上呆在地窖。哪又是谁,容不下她,也容不下哈利,马尔福?别开玩笑了,她总觉得隐隐约约被套进了一个局里。

    公共休息室里人头攒动,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克莉斯多只觉得心烦——前半个小时她还和他们一般高兴,但现在,她却不得不跟她的朋友们冷战了,她受不了他们那种笃定的语气,好像除了斯内普教授,所有的人都是善良无害的。她沿着墙边回了寝室,抱了一堆课本向图书馆走去,她今天一天都不想见到赫敏——她没办法反驳她的证据。

    图书馆十分冷清,平斯夫人正闲着翻阅一本书,克莉斯多瞥了眼,是吉德罗的作品。她有些发泄地把一摞书扔到了桌上,平斯夫人居然只是抬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这可不像她的作风,克莉斯多想到——她突然有了主意,上次她只查了一部分的资料,还有*区。她一只脚还没有跨过去——平斯夫人的鸡毛掸子重重地拍了桌面几下,她头也不抬地说道:“麦克米兰小姐,你别让我把你赶出去。”

    克莉斯多讪讪地回到了原位。她捏着她的羽毛笔,实在没有心思写作业。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

    如果要说谁最了解霍格沃兹,那一定不是四大创始人,如果是,她现在也找不到人。邓布利多,他的年龄还没有校史十分一长,如果要找幽灵,那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们走的可不是寻常路,穿墙而过这种境界克莉斯多是绝对不可能达到的。那么,就只有画像了。尤其是闲了几百年,嘴碎话多的画像,比如说——波吉。

    克莉斯多站到画像面前把波吉捅醒的时候,至少有三个路过的斯莱特林投来了不解的目光。但是波吉知道,克莉斯多估计又要为难他了。果不其然,克莉斯多套了他的话——*区,她要潜入*区。格兰芬多的小狮子真是太鲁莽了,那种地方——他有些后悔自己嘴快了。

    “不要轻易尝试那些黑魔法。”他想来想去只吐出了这句话。

    克莉斯多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郑重地说道:“以梅林的名义的起誓,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谢谢波吉。”她走了好久,终于走到了传说中的永远拿着一本书的老先生画像面前。

    “嗨,老爷爷。”她恭恭敬敬地打了声招呼,鞠了个躬,然后,她毫不客气地伸手,猛地抓向了那本书,她整个人猛地被吸了进去。

    克莉斯多跌入一间昏暗的教室,所有的窗户都被封得死死的,只有她的左手边浮着一只快要烧尽的蜡烛,烛光照着满是灰常的地板,残缺的桌椅高高地堆起在两边的墙面上,投下巨大的阴影。克莉斯多拍了拍袍子上蹭上的灰尘,向门边走去,推开门,那边就是*区了,她走得格外轻,生怕惊动了图书馆的平斯夫人。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一面直达天花板的金色边框的大镜子吸引了她的目光,它和这些杂物都不一样,好像是暂时搁置在此,它的顶部刻着一行字,克莉斯多眯了眯眼,没能看清,她走了过去,用了一个荧光闪烁,想把上面的文字照亮。

    她突然神情一滞,轻轻地问道:“谁?”

    偌大的房间里无人回应。克莉斯多仔细又看了看,镜子里的少女依旧巧笑嫣然,神情间露出少许的傲气,她身后似乎还有许多人,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她右手执魔杖,横亘在身前,分明是战斗的姿态。

    “你是幽灵吗?”克莉斯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点,她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发生冲突,平斯夫人冲进来,然后,她就只能被开除了。她等了许久,才疑惑地转过头,顿时,她皱住了眉——教室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的人。她又转过头看向镜子,眉毛越皱越深——那少女长着一张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只是眉眼间稚气鲜少,长发被灰绿色的长钗全部挽起,露出白皙的颈部,素黑色的长袍在搭在她身上,隐隐有些坚韧的气势。

    克莉斯多走上去,轻轻地触了触镜面,坚硬的冰冷的触感让她更加的疑惑,她几乎可以肯定这是自己,但是又是如此的不同,年龄,身高,不,这些都不重要,她凝神许久,还是没有看出个缘由。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