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23章 特别的礼物(二)

第23章 特别的礼物(二)

    克莉斯多写好信后并不急着寄出去,她打算当面跟麦格教授提起,况且,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扫帚,那把扫帚太蹊跷了。吉德罗肯定不能指望,霍格沃兹的教授估计谁也不会相信她说的话。如果想知道真相,她所能依靠的,大概就只有自己了吧。想到这里,她唰地一声站了起来,迎上赫敏不解的目光,她一边将羽毛笔和羊皮纸扫进书包里,一边说道:“赫敏,我想我有东西落在了草坪——我先走一步,呐,再见!”她把椅子往里一推,冲着赫敏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笑,“桌上的书就拜托你了!”赫敏望着那一大堆书,面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克莉斯多跑回草坪,除了绿油油的草地她什么也没看见,连扫帚的碎片都没有。她一下子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转身就往城堡里跑,她得去找霍琦夫人,现在!

    “噢,麦克米兰女士,我已经把它复原了,你不用担心。”霍琦夫人正在检查学校破破烂烂的扫帚,今天发生的意外事故实在让她揪心,“孩子,现在好点了吗?”

    克莉斯多点点头,她的目光还是落在架子上拿一排扫帚上,很不幸,她已经分不清哪一把是她使用过的了。

    霍琦夫人疑惑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克莉斯多赶紧收回了视线,甜甜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听到您说的话,我一下子就不那么忐忑了,真是谢谢您了。”

    她从霍琦夫人那里出来,愈加没了主意。如果是学校里的教授的手笔,只怕她当场就会被摔死,偏偏扫帚只在最初失控,完全没有后手,依照她所查到的资料,也不像是咒语被打断。如果说是学生的恶作剧,她更觉得匪夷所思,高年级的人她几乎没有接触,低年级的人实力不足,况且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上课啊,谁会没事跑出来给她下个恶咒?

    如果一定要深究,马尔福的嫌疑最大。记忆球坠落的时候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他在天上飘着,就算念上一两个咒语也不会有人听见。况且马尔福这个姓氏,可没有什么善良温和的好名声,又是纯血中的贵族,有家族传承的隐秘魔咒也不是不可能……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不太对,马尔福如果能聪明冷静到抹去一切痕迹,她早就高看他一眼了,现在连修理扫帚的霍琦夫人都没有察觉,显然对方的手段相当高明。究竟是谁呢……克莉斯多自顾着思考问题,根本没看见迎面走过来的人。

    “麦克米兰小姐,我假设你那比玉米粒还小的脑袋在你今天摔下扫帚时从你的耳朵里滑了出来吗?再走几步,你就可以如愿以偿地撞上一堆人,然后如愿以偿地到医院躺上一个晚上?”

    低沉的声音一下子把克莉斯多唤了回来,她才发现她已经快走到大厅了。

    “对不起,教授。我会注意的。”她退到一边,斯内普教授哼了一声,衣袍滚滚地走了过去。

    克莉斯多舒了一口气,她突然怀疑自己一开始的思考方式是不是错了。或许那一刻只是她自己产生了幻觉。毕竟,她的骨子里还是流淌着格兰芬多可称为勇气亦可称为鲁莽的品质,说不定她当时还真的是一时冲动……她觉得有些头疼,干脆放弃了思索,快步朝格兰芬多的长桌走去。

    为了弥补自己今天受到的惊吓,克莉斯多吃得胃里再也塞不下一颗小樱桃了,才擦擦嘴,慢吞吞地挪回寝室。赫敏又在写作业,克莉斯多不明白她哪有那么多的作业要写。

    “噢,亲爱的,不要用那样嫌弃的眼神看着我。”赫敏见她回来,放下羽毛笔,揉了揉发酸的手指,“今天看了《黑魔法起源》,我发现宾斯教授布置的作业可以写得更好,所以……”

    “我知道啦,勤奋好学的赫敏小姑娘。”克莉斯多躺到床上,揉着自己的肚子,她实在吃得太饱了。

    赫敏的脸上有些泛红,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拿起被挤到桌角的一小盒酸枣:“你哥哥刚刚来找你,这个,可以安神,他说的。”克莉斯多挣扎着爬起来,盯着红润润的酸枣,纠结……

    “对了,克莉斯多!”赫敏拔高了声音,眼神炙热地看着她,“你一定得阻止他们!”

    克莉斯多迷茫地问道:“阻止什么?”

    “马尔福来挑衅,哈利和罗恩答应了!他们要进行巫师决斗!今晚午夜!”

    “这样啊……”克莉斯多抱着酸枣盒又躺了回去,懒洋洋地说道,“放一万个心,打不起来的。”

    “怎么可能!”

    “午夜啊!赫敏小姑娘你是不是学成书呆子了,谁没事半夜爬起来决斗啊?”克莉斯多抱着枕头滚了滚,以一种梦幻的声音感叹道,“床多柔软啊。”

    看着赫敏依旧犹豫的眼神,克莉斯多只好恢复了正常的声音,说道:“你拿什么阻止哈利和罗恩呢?”

    “如果是你去说——”

    “可是我不会去说的。”克莉斯多静静地望着赫敏,自以为是?喜好指挥?不,是太古板了,古板的好学生,就像罗恩的哥哥珀西,“赫敏,哈利和罗恩有他们的想法和尊严,不管在你看来多么可笑多么不能接受,但是始终,他们是独立自主的个体。你可以给出你的建议,但是你无权更无法阻拦他们的选择。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你又将他们的骄傲置于何地。况且,根本不会有危险。”

    “克莉斯多你……”赫敏满脸涨得通红,她不知道如何让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觉,高高在上的,优秀的,但也平易近人的,偶尔迷糊的,像谜一样的女孩,不经意间展示出了她另外的一面。她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也正如她也是独立自主的个体,她的选择——“为了格兰芬多,我还是会阻止他们。”克莉斯多看了赫敏一眼,不再说话。

    这个夜晚似乎特别的漫长,但对于克莉斯多而言,再香甜不过,虽然她临睡之前还是好饱。第二天,她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赫敏的黑眼圈,马尔福吃惊的表情也证实了她的猜测。哈利和罗恩显得很兴奋,一直在小声地讨论这什么。

    赫敏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们差点丧命了!费尔奇一直追着我们到了三楼,我们进了那个房间!你猜我们看到了什么!三只头的大狗!我再也不要管他们了!不管他们会让格兰芬多扣多少分!”赫敏气呼呼地说道,她把她的煎蛋划成了好几块。克莉斯多轻轻地挑了挑眉。

    或许这样也不错,克莉斯多想道。一群猫头鹰飞进了大厅,各式各样的小礼物落到收信人面前,马尔福今天收到了一种新的糖果,如果咬掉猫耳朵,它就会一直喵喵叫,他正在向他的伙伴炫耀着。克莉斯多无语地低头喝了一口粥,那只铂金孔雀其实是太过单纯任性了而已?

    突然,她僵住了,她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腥臭味。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整个人都进入了石化的状态。“啊!”不知道是哪个女生率先尖叫了一声,克莉斯多周围的人一下子散开了,只留她一个人坐在那里。

    “真恶心!”人群中不少人窃窃私语道。

    马尔福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但是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出卖他此刻迫切地想要看热闹的心情。他挤到了最前面,他的舌头轻轻地抵了下唇,脸上有些嘲讽,这是他这么久第一次冲着克莉斯多说话。他看起来似乎特别的迫不及待:“麦克米兰小姐的品味真是神奇,瞧瞧——”他回过头向高尔和克拉布示意,又转过头来,走到克莉斯多身边,拿起叉子戳了戳,“一条死蛇,不错的礼物呀。”

    “马尔福!”赫敏愤怒地叫道,哈利已经冲上去把那只蛇扔出了好远,厄尼和塞德里克也从赫奇帕奇的长桌那边跑了过来。

    马尔福哼了一声,把叉子扔了出去,他微微低下头,笑道:“说什么呀,大声点,麦克米兰小姐,我记得你嗓门挺大的呀。”他没有注意到克莉斯多已经在发抖了,她的声音里似乎透着点哭腔——“吉德罗,我要回家……”

    “你说什么?”马尔福又问道,但是厄尼揪住了他的领子把他拉到了一边,他惊觉到手上的凉意——这是?他急忙回过头,克莉斯多已经被厄尼抱住,她趴在厄尼的肩头,放声大哭起来,“哥哥……”厄尼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他努力摆出大人的镇定,只希望能给妹妹带来一丝心安。但是克莉斯多依旧止不住抽噎。赫敏,哈利和罗恩走了上来,厄尼轻轻地挥了挥魔杖,将桌上清理干净,他又瞪了哈利一眼。哈利连忙收回了自己沾染着蛇腥味的手。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