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8章 霍格沃兹(一)

第8章 霍格沃兹(一)

    洛哈特一直昏迷,克莉斯多几乎都要以为他要去见梅林了。

    这是第五天正午,她像往常一样推开阁楼的木门,堆在窗下的干货因为阳光的照射而散发出萝卜干的香味。洛哈特紧闭着双眼,托安特尔先生的生血剂,他的脸色不再苍白,唇色也浮起了浅红。他依旧没有醒来,克莉斯多失望地叹了口气,她去又复返,不甘心地吼道:“吉德罗!”

    躺在床上的“尸体”明显动了动,皱紧的眉毛似乎在极力显示他对噪音的不满。

    克莉斯多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奔出房间,伏在阳台上大声地叫着:“安特尔先生,他醒了!醒了!”她又欣喜地跑回去,小小的手掌拍打着洛哈特的脸:“快起来!大草包!快起来啊!”

    “噢……”洛哈特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与此同时他睁开了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

    “大草包……”克莉斯多哽咽了,她本有千万句话想要说,此刻却不知道先说什么好。

    安特尔先生正巧赶到了门边,克莉斯多乖巧地让出了位置来。

    令人庆幸,如此严重的伤势除了留下丑陋的疤痕外任何后遗症都没有留下,当安特尔先生得出再过三天,洛哈特便能完全恢复的结论时,克莉斯多几乎要跳起来鼓掌了。

    安特尔先生见两人脸上都是含笑带泪的,便用飞来咒招来早先预备下的魔药,体贴地下楼去了。

    克莉斯多端着药碗,就着洛哈特的唇就猛灌了下去:“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是个大草包,我怎么会差点被吸血鬼吃掉了!你还好意思昏迷!那么多天……不就断了三根肋骨,胸上破了个大洞……睡那么久,我……我都差点以为……”她张口时愤懑铺天盖地,说到后面时声音渐低连哭腔都盖不住。

    洛哈特苍白着一张脸,剧烈地咳嗽起来,药剂洒落出少许,污了他白色的衬衣,他眼角却有些笑意:“啊,我的桃乐丝,我们这不都还活着吗?见到你我真开心。”

    克莉斯多再也拦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鼻子一酸,眼眶一热,泪水就滚啊滚,她看着洛哈特虚弱的笑容,忍住眼泪,拿起魔杖去了污渍。“我才不是桃乐丝,我是克莉斯多——”她拿着魔杖在空中写了自己的名字,“那会儿想起来的。”

    洛哈特略微一怔,随即抬手捏了捏她气鼓鼓的小脸蛋:“好吧,克莉斯多。其实我还是觉得桃乐丝比较好听。”他见克莉斯多瞪着他,连忙改口说道:“恭喜你了,小鬼,你至少不用死在第二章了。”他咯咯地笑起来,又问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克莉斯多刚把这几天的事情细细地跟他说了,一只雪白的猫头鹰跌跌撞撞地飞了进来。

    “安琪!”克莉斯多惊喜地将它抱住,解了它爪子上吊着的大大的包裹。

    “噢,桃——克莉斯多,这是什么?”洛哈特一脸困惑。

    “给你的礼物,亲爱的吉德罗!”克莉斯多一字一顿地说道,她露出一个非常真诚而热枕的笑容来。她给安琪喂了几颗杏仁,小家伙啄了坚果,又啄了啄她的手心才飞走。

    “给我的?”洛哈特有些吃惊,那包裹看起来可不轻。

    “是的!”克莉斯多将包裹接下来拆开,一本一本地往外拿——《标准咒语,初级》,《论常用咒语的发音与魔杖的挥舞手法》、《黑魔法防御实用咒语大全》、《弗立维教你如何吐词清晰》……

    洛哈特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覆盖了他的视线的咒语书籍,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面前的小女孩已经板着脸,像个中年女教师一样严厉:“从今天起,吉德罗·洛哈特,请你好好地提升一下你的草包属性,就算你真的是个草包,你也得给我当一个有内涵的草包!我可不想被你蹩脚的咒语拖累着去见梅林!”她突然俯下身,宝蓝色的眼睛细细地打量着他的神情,等她再次露出甜蜜蜜的笑容的时候,洛哈特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会让全英国的巫师都知道我们愉快的罗马尼亚之旅的!”

    “噢,我可爱的桃乐丝——不,我是说克莉斯多,事实上,你看我已经过了学习这些咒语的时候了——”洛哈特狡猾地眨了眨眼,不动声色地将书本全部推到了一边,“况且我现在才刚刚醒来……”

    “安特尔先生早就把你的骨头接好了,胸口的大洞也被补好了,你现在只是虚弱而已。”克莉斯多像个小大人一样沉稳地叙述地说道,“没关系,我总能有办法让你好好学习的。”

    洛哈特心中大呼不好。

    果然还不到半天,他先是毫不设防地喝下了克莉斯多送来的,据说是安特尔先生熬制的调养身体的魔药,结果一脸疥疮长得比骑士公交车还那位小伙子还凶猛。克莉斯多扬言要让这些恶心的小东西一直长下去,他不得不翻开了《标准咒语,初级》。很快他又发现他竟然被监视了起来,那只叫安琪的猫头鹰寸步不离地守在他床边,他一走神,它就狠狠地啄他几下。

    他前前后后喝了三天药,便看了三天的书,克莉斯多偶尔来闹他,不过大半的时间都消磨在了左手边的第一间小屋子里。魔药的美妙让克莉斯多难以忘怀。她想起斯坦的话,猜测着霍格沃兹的魔药老师会是怎样一个人,会不会像安特尔先生这样慈眉善目?她越想越是心生向往,满满都是欢喜。

    新学的魔药已经熬制好,克莉斯多想要让安特尔先生帮她瞧一瞧。安特尔先生对魔药中有一套独特的见解,他曾因为洛哈特长期使用烫发剂的缘故,在熬制的魔药里加入了少许白菊花,克莉斯多年龄太小缺乏经验,因此总向他讨教。

    她心情愉悦地跑到了书房,还没推开门就听到洛哈特的大嗓门。

    “您是怎么做到的!竟然骗过了吸血鬼的嗅觉!”

    克莉斯多笑吟吟地搭了腔:“自然是因为安特尔先生熬的魔药掩盖了血腥味!”她得意地走进去,眨巴着眼睛,像个讨糖吃的小孩,“您看我说得对不对?”

    安特尔先生笑了起来:“不错。”

    洛哈特拉了克莉斯多坐下:“克莉,你猜我发现了什么?”他笑容灿烂,语气十分愉悦。

    克莉斯多一时想不到缘由,洛哈特已经忍不住弹了弹她的额头:“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杀死了吸血鬼的厉害巫师吗?”

    克莉斯多反应过来,难道说是安特尔先生,她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吉德罗该不会又在干坏事吧!她左右为难,心里有些气愤,要是贸然说出来,安特尔先生肯定不愉,吉德罗也会被她落了面子……她噌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先生,那我晚点在来找您吧。”

    安特尔先生不解地看着洛哈特:“克莉斯多这是怎么了?”

    洛哈特露出了他闪亮的白牙:“她应该是嫉妒我霸占了她学识渊博的安特尔先生了。”

    结果这一天,克莉斯多都没能找到机会和安特尔先生解释。她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得跟安特尔告别了。克莉斯多眼泪汪汪地瞪着洛哈特——他什么也没跟她说。当她坐在魔法界的火车上,看着安特尔先生的身影消失成一个点的时候,她转过头恶狠狠地对洛哈特吼道:“大草包!你该不会又要无耻地抢占别人的成就吧!”

    洛哈特搁下手里的《标准咒语,初级》,一脸奇怪地看着她:“你说什么呀,克莉斯多,我是打算给安特尔先生写外传的,喏,我还特地给他拍了张照片——”洛哈特在身上找了找,拿出了一张照片,上面的安特尔先生露出了一个睿智的慈祥的微笑。

    克莉斯多张了张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鬼,我可不能那么一直无耻下去。”洛哈特轻轻地哼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刘海又垂下头翻起书来。

    克莉斯多有些窘迫,坐立不安了半晌,声如蚊呐地说了声对不起。洛哈特的嘴角弯了弯,心情甚好。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