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7章 阿瓦达索命咒(四)

第7章 阿瓦达索命咒(四)

    天是灰色的,不知道是黎明还是黄昏,她向前走着,她只是知道向前走。她无暇打量四周,她只知道脚下交错相缠着无数荆棘,她走了好久,感觉伤口处因为血液流尽而干涸。水,她好想喝水,她环顾四周都不见一点水的迹象。突然,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他们还没有醒吗?安特尔先生?”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是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尽力了……”是老人的声音,他听起来十分的疲惫。

    “最近麻烦您了。”

    他们在说什么?桃乐丝的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灌了铅似的,笨拙而迟缓,她似乎有些听不太懂,他们在说什么,水,水,她现在只想喝水。

    “没事——毕竟……也是巫师……”老人突然咳了咳,“翠西,你真得不再等一等——毕竟……”

    梅林,请别说下去了,她什么也不关心,她只想喝水。不管是谁,能给她一点水吗?一点儿就好,她觉得她的肺都要烧干了。

    “水,水……”她吃力地嘶喊着,喉咙处传来的痛感终于使她的思维变得清晰起来,她这是——她又被救回来了。

    “不了,我得马上回法国,德姆斯特朗又寄了信函过来,我必须……呀,怎么回事……”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她极力地想要让自己的大脑转起来,但是她失败了,她躺在硬邦邦的床上,十分无助。

    突然,她感觉到唇上变得湿润起来,清凉的液体从她的牙齿间落入她的口腔,她贪婪地吞咽着。

    “翠西,小心点,别把她呛着了,只是有些发烧……”

    耳畔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她那好不容易坚定起来的意识因为得到满足而溃散。她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是哪里的花儿散发着香甜,穿过篱笆与窗纱?是谁在唱罗马尼亚的歌谣,低低浅浅,终不成章?

    桃乐丝蜷缩在薄薄的被单下,汗水濡湿了她微卷的刘海。夏日的阳光将小屋照得亮堂堂的,她懒洋洋的不想睁开眼。她刚才做了好长一个梦,她迷迷糊糊地回想着——她和吉德罗用上一个清理一新,一个骨肉相连居然推倒了一只母夜叉,果然是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又遇上了吸血鬼,吉德罗流了好多好多的血,而她……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光滑的触感让她稍稍放下了心——原来真的是梦,然后呢,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她记得梦境里有像金盏花蕊间细小的绒毛那样温柔的男人的声音,一定不是吉德罗那样的大嗓门,噢,他说了什么来着……她忍不住蹙起了眉,突然感觉到一只温暖的粗糙的手落在了她的额头,她睁开眼,迷惑不解。

    “你终于醒了,小姑娘,要来点清水吗?”

    桃乐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老巫师,一双非常柔和的灰色的眼睛,灰白交杂的柔顺的头发,朴素的黑色的巫师袍,虽然沾染了点灰尘,但是看上去依旧整洁。她想,他一定是一个非常和蔼善良的人。她坐起来,接过水,大口大口地饮下。

    “不如再来一点南瓜饼和新鲜的牛奶吧,睡了两天,小姑娘一定是被饿醒的!”老巫师眨了眨眼,轻轻地挥了挥他的魔杖,热腾腾的,芳香四溢的食物一下子出现在桃乐丝面前。但是,她的注意力全被老巫师的话吸引了——睡了两天!她那混混沌沌的大脑一下子被刷空,所有属于现实的记忆奔涌了进来,她慌张地抓住了老巫师的手:“是您救了我们?吉德罗怎么样了?”

    老巫师的脸上流露出慈祥的表情来:“边吃边听我说,行吧,小姑娘,再不吃,你可又要晕过去了。”

    桃乐丝的肚子应时地叫了一声,她尴尬地松开手,拿起一块南瓜饼咬了一口。

    “我叫安特尔,是住在布兰城堡附近的巫师。我发现你们那会儿,万幸,吸血鬼已经死了,于是我把你们带了回来。”

    “已经死了?”桃乐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怎么可能?明明那个时候,他的獠牙都要咬到自己的脖子了,吉德罗昏迷了,而她手无缚鸡之力。

    “是的,已经死了。”安特尔很肯定地说道,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个话题,继而说道,“你身上只有擦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昏迷了两天,你的同伴就不乐观了,他断了三条肋骨,胸前被刺了个大洞,血流得到处都是,不过好歹活了下来,如果不是这个东西——”他掏出了一个指甲大小的东西放到桃乐丝面前,“他一定会死的,那个伤口离心脏太近了。”

    桃乐丝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什么——被她速速缩小的行李箱,她把它攥在手里,着急地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有醒过来,不过到现在也没有生命危险的迹象了。”

    桃乐丝舒了一口气,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

    “对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安特尔问道。

    “桃……”她的脑海里忽然跳出了那个温柔的声音,她想起来了,他叫了她真正的名字——“克莉斯多。”她改口说道,冲着安特尔露出一个活泼的笑容。

    “克莉斯多——是清澈如水晶的意思吗?真是一个可爱的名字。”老巫师赞许地说,他又拍了拍她的头,“如果你吃下这一整盘的南瓜饼,梅林也会不忍心把你拘禁在这个小屋子里的。小姑娘,我得去给你的同伴熬药了。你可以随时到左手边第一间小屋子来找我,至于你的同伴,他在不远处的小阁楼上,那儿空气比较好。”

    “谢谢您,安特尔先生!”克莉斯多别提有多高兴了,她在老巫师转身的瞬间,一口吞下了一个南瓜饼,她难受地咳了咳,又立即更加卖力地吃起来。实际上,当她紧张地跑到小阁楼的时候,洛哈特还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克莉斯多觉得他的头发都没有以前那么亮闪闪了。真是个大草包,她在心里咕哝道,居然这么久了还没有醒过来。她担心地摸了摸他的手,还好,还是温热的。“快点起来吧!大草包!全世界都要知道你的秘密啦!”她冲着洛哈特低低地吼了一声,忿忿地看着他毫无反应的脸,她的唇不由自主地嘟了起来——她要去找安特尔先生,她要借一只猫头鹰!

    破旧的小屋子里,安特尔正在往坩埚里加入鸡血藤,浅黄色的液体一下子变成了亮晶晶的粉红色,他早就听到了克莉斯多的脚步声。

    “安特尔先生……”克莉斯多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别担心,克莉斯多,他很快会醒来的!”他非常悠闲地给了克莉斯多一个安抚的微笑。

    “不,先生,我只是想借用一下您的猫头鹰。”她盯着坩埚,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

    “向家人报平安吗?来吧,懂事的小姑娘。”他用空闲的手从一堆杂物中抽出了羊皮纸和羽毛笔,又轻轻地吹了声哨子,一只雪白色的猫头鹰从窗子里飞了进来:“安琪会很乐意的。”

    克莉斯多张了张嘴,她决定她还是不要说的好,她迅速地在羊皮纸上写好了内容,连同一个小袋子一起绑在了安琪的爪子上,她轻轻地抚摸了猫头鹰的翎毛,小声地念出了地方,直到安琪飞走了许久,她还呆呆地望着窗户,她只是不能确定安琪是否听懂了她的话。

    “如果你是在觉得有些无聊的话——”安特尔的声音突然响起,“不如戴好手套,玩玩草药吧,魔药可是一种非常有趣的东西,至少它比发呆好玩多了。我想你之前应该有学过草药吧,嚼碎的仙鹤草止血,克莉斯多,你做的很棒。”他可没有忽视刚刚那个好奇的眼神。

    克莉斯多感觉自己的耳朵尖烧了起来:“不,不是的,安特尔先生,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安特尔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又继续搅拌着他的魔药——给那个年轻人的补血剂,他已经熬了好久。

    克莉斯多兴奋了走了过去,她一下子被桌子上的东西吸引了。她四下看了看,搬了个小凳子,轻快地跳了上去,她的视线在桌上摆放整齐的器皿和草药间来回扫动,宝石蓝的眼睛越来越亮。她抓起一把干荨麻浸入到水里,抬头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又拣出几块毒蛇牙,小心地磨碎。她觉得一切做起来都是那么的得心应手,好像她曾经已经演练过千百次一样,她太意外了,看着那带触角的,黏糊糊的鼻涕虫,她竟然不觉得恶心,她把它们放到玻璃瓶里蒸煮了一会儿,直到它们原本半透明的身体变成了乳白色,噢,不能在蒸煮下去了,不然会坏掉的,她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道,其实她的手已经先于她的思维将那瓶虫子取了下来。

    非常好,下一个——坩埚!她扫了一眼,挑了一只最小的,但她仍用了两只手才将它挪到了火焰上。如果是标准1号的锡制坩埚,她一定能单手拿住,她有些沮丧地想道。她将水倒了进去,依次放下了干荨麻,磨碎的蛇牙,她拿起旁边的大瓢子,轻轻地沿着锅边搅了一圈,液体一下子变得有些粘稠,淡绿色的烟雾腾了起来。

    安特尔好奇忍不住转过了头——他早就注意到了,在克莉斯多浸草药的时候,他还能告诉自己,这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可是,当他看到克莉斯多磨毒牙的手法时,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形容实在是太不恰当了。精确的时间,精确的剂量,有条不紊的极其标准的动作,初步形成的完美的药水,无一不使得他不由自主地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而克莉斯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俨然没有察觉自己被围观了。等她将鼻涕虫和豪猪刺放进去后,魔药也变成了浅浅的绿色。

    安特尔轻轻地鼓了鼓掌:“太棒了!”他惊艳地说道,“尽管我并不擅长炼制魔药,但是,我看得出来,你的手法很漂亮!”

    克莉斯多有些局促不安地回答道:“谢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就应该这么做,大概是我失忆前曾经学过吧。”

    “不,孩子,你不能无视你的天赋。”安特尔严肃地说道,“不是每一个巫师家庭的小孩子都能制作出这么完美的药剂的!”或许,这还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安特尔没有说出来,他不希望他的夸赞让这个小女孩变得沾沾自喜。

    “天赋吗?”克莉斯多宝石蓝的大眼睛里又溢出了迷茫之色,她有些迫切地想知道,她究竟失去了什么样的记忆。但是,这个迷茫维持了不到三秒,她突然跳了起来,抓了一小把白鲜,她的声音里不难听出责备来:“安特尔先生,你怎么可以如此不专心!”她一边说道,一边用银制的小刀把白鲜切成了长条,“在制作魔药的过程中分心,远比在念魔咒的过程中念错一个词更恐怖!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炸!”空气陡然浓郁的香蕉水的味道让安特尔幡然醒悟,他转过头,立刻看到原本平和的淡粉色液体已经剧烈地滚动起来,发出扑哧扑哧地响声!他毫不犹豫地举起魔杖。

    “让开!”克莉斯多一扯他的手臂,成功地使他的魔杖偏移了方向,她将白鲜扔了进去,液体立即安分了下来。她踮起脚尖看了看,才缓和下声音说道:“对不起,安特尔先生,刚刚失礼了。”

    安特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啊,没事!”

    克莉斯多一定还有个优秀的老师,他想。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