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HP]行于荆棘与繁花 第6章 阿瓦达索命咒(三)

第6章 阿瓦达索命咒(三)

    洛哈特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大喊道:“清理一新!”

    魔法生效了,母夜叉两只钢刀似的手臂像面包一样软了下去。

    “好极了!接着!”桃乐丝跳起来鼓了个掌.

    “骨肉相连!”洛哈特冲着桃乐丝眨了眨眼,“我记得我在学校给我队友接骨头的时候,用过这个魔法,结果,他的骨头被我接反了。”

    “不过看起来效果比你说的还要好。”桃乐丝指着已经倒在地上还在不停地蠕动的母夜叉啧啧称道,“她似乎好像没有骨头了,吉德罗,你真是神奇。”

    洛哈特的脸上又挂起了他那特有的微笑:“当然,我可是梅林爵士团三等勋章获得者,哎哟……”桃乐丝非常不给面子的踹了他一脚。“吉德罗·洛哈特!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给我交代一下呢!”她抢过魔杖毫不客气地戳着洛哈特的肚子。洛哈特举起双手来无辜地看着她:“我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不是吗?”

    “不!你是伟大的骗子!你知不知道我们差点死在这里了!”桃乐丝气愤地挥舞着魔杖,她真想把这个吹牛皮的家伙戳破。

    “噢,亲爱的桃乐丝,你可不能这么说,那些故事都是真实的,只是主角不是我而已!”洛哈特坦白道。

    桃乐丝瞪大了她的眼睛:“你的意思是你把别人做的事情全部记在你自己的账上?洛哈特,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么无耻!”又是重重的几下,洛哈特觉得他要吐血了。

    “小鬼!用你的大脚拇指想想吧,读者可不愿意读一个丑陋的老巫师杀死母夜叉的故事,更不愿意看一个豁嘴的女巫如何驱赶了万鬼,如果你愿意,那我实在不能恭维你的品味——格兰芬多那个老男人,似乎说远了。你可别这么看着我,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轻松,我要跟踪查找这些人,问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到那些事的。然后我还要给他们施一个遗忘魔咒,让他们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如果说我有什么值得骄傲的,那就是我的遗忘魔咒,而且,我已经非常无私地把它教给了你!”

    “吉德罗·洛哈特!”

    “不要喊那么大声,小鬼,我听得到。”

    桃乐丝咬牙切齿地说道:“也就是说,今天你到这里来,也是为了剽窃某个巫师的故事!”

    “小鬼,你可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听说这里有个老巫师杀死了一只吸血鬼,噢,忘了跟你说,我一直想写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故事。”洛哈特不在意地说道。

    “是吗?”第三个声音突然插入了他们的对话。

    洛哈特立即将桃乐丝护在了身后:“谁?出来!”

    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皮肤苍白,唇色暗红,毫不掩饰他那尖尖的獠牙:“怎么,你不是想写一个吸血鬼的故事吗?”

    洛哈特的手在微微的颤抖,桃乐丝显然没有察觉,一脸无畏地说道:“吉德罗,你的机会来了嘛,用清理咒干掉一只吸血鬼,你一定会上头版的!”

    “小鬼……”洛哈特无力地解释道,“吸血鬼的速度非常快,能不能打中他都还是个问题,并且他们的力量非常强大,除了致命弱点外不怕任何攻击,永生而智慧。我恐怕我们很快就回去见梅林了!”

    “不是吧?”桃乐丝呆住了,“可是,可是他长的一点都不好看!他一定不是那种好厉害的吸血鬼!”

    那个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小姑娘,对付你们也是绰绰有余了。你放心,我会温柔地吸干你的血,好久没有遇到落单的纯血巫师了,还是如此娇嫩嫩的小女孩,虽然只是闻到了一点点血的腥香,还是把我从睡梦里唤醒了!”

    桃乐丝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该死的母夜叉,怎能把她的脸蛋划破了。她紧紧地抓住了洛哈特的衣角,一想到自己下一秒可能就成了一具干尸,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扔进了冰窖里。

    “纯血?”洛哈特抽了抽嘴角,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他说你是纯血——梅林在上,麻瓜的坟墓里原来可以捡到纯血,噢,我知道了,桃乐丝,你一定是麻瓜的纯血!”

    桃乐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重点明明不是这个吧!

    但吸血鬼却皱起了眉:“你说什么?坟墓里?”该隐在上,这个女孩该不会已经被血族的人亲吻了吧!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以上深层次的原因——

    “噢,就是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桃乐丝意简言赅地说道。

    这时候,洛哈特上前一步,非常谄媚地鞠了一躬:“尊敬的吸血鬼大人,这只小萝莉可是麻瓜王族的后代,真正的纯血,愿您有一个愉快的早晨。”他把桃乐丝拎到了自己面前。

    “吉德罗!”桃乐丝回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怎么不去亲吻那个家伙的脚拇指!

    “好啦,小鬼,照顾了你这么久,你总要给我一点贡献是吧,我吉德罗·洛哈特,还等着活着回去受万人敬仰呢。”洛哈特揉了揉她的头发,理直气壮地说道。

    此时天空又亮堂了一点,有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间倾泻下来,吸血鬼不由得皱了皱眉:“我可没时间听你们吵架!”他冷冷地说道,他看了洛哈特一眼,顿时被恶心到了——那个男人都要长出一条狗尾巴冲他摇起来了,“你——”他指着洛哈特,“马上滚!”

    “异常荣幸,吸血鬼大人。”洛哈特的腰到要弯到地上了。

    吸血鬼不耐烦地挥挥手:“快滚!”

    “一忘皆空!”一道白光从洛哈特腰间迸发出来,直奔吸血鬼——可惜还是太慢了,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重重地摔到远处一棵大树上,他从树上跌了下来。

    “吉德罗!”桃乐丝不由自主地叫道,她恨不得此刻长出两只翅膀飞过去,可当她跑到洛哈特跟前时,她更加不知所措了--洛哈特像一只木偶一样僵硬地坐在草地上,刺眼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白色的t恤红了大片。

    洛哈特有些恍惚地睁开眼,他扯出一个不伦不类的微笑:“啊,桃乐丝,我没事……”他只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五脏六腑似乎要绞碎到了一起。“扶我起来……”他气喘吁吁地说道。桃乐丝连忙走过去,洛哈特撑着她的肩膀,背抵着树干慢慢地蹭了起来,桃乐丝担忧地看着他,真的没有事吗?吉德罗这个大笨蛋,她真希望他刚刚逃走了,至少,至少,他不会死!

    突然,桃乐丝颤了颤,冷,彻骨的冷,肩头的重量陡然将她压倒,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就在刚才,一块寒冰钉在了洛哈特的胸前,寒冷的气息连洛哈特流出的血都冻成了冰晶。她牵着他的手,一下子感觉到了那彻骨的绝望的属于死亡的凉意。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已经是灯枯油尽了。”吸血鬼戏谑地说道,他轻轻地动了动自己的手腕,“或许我应该赞赏你偷袭我的勇气,但是我想我更应该让你享受一下惩罚。”他像一个主宰者,步步逼近,桃乐丝张开了手臂,护住洛哈特,她拼命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但她的手依旧颤抖,她失控地飙出了一个高音:“不,你不能!”

    “我当然能!小姑娘!”吸血鬼阴险地笑了,他的手轻轻地挥了挥,一股温凉的液体喷到了桃乐丝的脸上。她不敢用手去触摸,尽管她已经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一定不是她想的那样,一定不是,他不是还没碰到他吗?不会的,可是,当她僵硬着转过头的时候,她差点失神尖叫了起来--原本钉在胸膛间的寒冰瞬间消失了,不再凝结的血液如同泉水一般涌了出来,洛哈特惨白着一张脸,俨然已经昏迷了。

    鲜血的味道似乎极大地刺激了吸血鬼,他的步伐更快了。可是桃乐丝眼里只有洛哈特了。他昏死过去了!要死过去了!她脑海里反反复复只有这两句话在叫嚣。她手忙脚乱地想要按住洛哈特仍在血流不止的伤口,她的目光开始在草地里来回穿梭--仙鹤草,仙鹤草,根茎粗壮,黄花,锯齿状椭圆叶,在东欧一带分布较广,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她在的来的路上好像见到过!她不知道脑海里为何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她只是盲目地抓住这最后的浮木。突然她的目光一亮,跌跌撞撞地爬过去拉扯住了一把野草。“求求你,吉德罗,你不要死啊!”她一边嚼着草药,一边模糊不清地说道,大片大片的泪水从她的脸上滚了下来。

    她没有察觉,吸血鬼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

    “小姑娘,没用了,因为你,也要死了。”吸血鬼愉悦的声音响了起来。

    桃乐丝绷紧了身体,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瞳孔有些涣散,梅林啊!她似乎忘记了,还有什么更危险的等待着她!她将嚼烂的草药迅速地按在洛哈特的伤口上,抽出他的魔杖,细小的魔杖刚好抵在了蹲下的吸血鬼身上。

    吸血鬼低头看了眼那根魔杖,大大的笑容让他锋利的獠牙更加清楚地暴露在了桃乐丝眼中:“我可不认为一个小女孩会使用什么攻击性的法术。”

    桃乐丝绝望地张了张嘴,最后一根防线被突破,是的,她已经在脑海里回想了千百遍,没有一个魔法能让她摆脱眼前的困境,她忍不住战栗起来,她似乎听得见自己牙齿不断咬合的声音,真是可怜,她曾经还嘲笑吉德罗连清理一新都不会,可是现在--就算她用的再好,又怎么样。

    她开始拼命地扭动着,企图挣脱吸血鬼的怀抱,可一个小女孩怎么敌得过一只成年的吸血鬼,抵在他们之间的魔杖,完全不能阻拦他探过头来,将獠牙搁在她的颈项间。她要死去了,她在心里面想到,那一刻,她停止了反抗。她望着吸血鬼身后的树木,那么挺拔,树叶间零碎的天空,那么美好,她好不甘心,她总觉得自己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吉德罗会死掉的,不,那是比吉德罗死掉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那是什么?她感觉自己的头要裂掉了。这就是死亡前的感觉吗?她无力地嘲讽地勾了勾唇,吸血鬼的舌头触在她的皮肤上的时候,她的身体本能地僵硬住了,绝望,悲伤,无力感不可控制地奔涌至她的肢体,泪水流了下来,她的视线越来越朦胧,她的耳朵已经出现了幻觉,她终于要死去了……

    “噢,我可爱的小克莉斯多,你这样迟早会被它们给吃掉的。”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轻轻的,尖尖细细的,像金盏花蕊间细小的绒毛。

    “可是我也没办法啊,它们老是乱动!”

    这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娇嗔的,清脆的,像知更鸟在唱歌。

    “那我教给你一个咒语好不好?全世界最厉害的咒语,以后谁也不能欺负小克莉斯多了。”

    “你确定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咒语?能打过我爸爸吗?”

    “当然,我向你保证。”

    “我要学!我要学!”

    “来吧,小克莉斯多,拿好你的魔杖,跟着我念,一个字都不要念错,不然你会变成一只花斑猪。”

    “知道啦,啰嗦鬼,我可是克莉斯多,念吧!”

    “嗯,我知道,你是克莉斯多。阿……”

    “阿瓦达索命。”

    桃乐丝张了张嘴,一道绿光迅速地没入吸血鬼的身体。

    她的脑海里,那个男人的声音,久久地徘徊。

    吸血鬼瞪大了眼,重重地压到了她的身上。

    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垂头看了看手指,没有血,真好,她轻轻地笑了,她觉得眼前的景色糊成一团,终于是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


同类推荐: 豪侠绿传Ⅱ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