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葬苍生 第八章 接引使

第八章 接引使

    看到了人烟的宇文野如获甘霖般喜悦,忘却了自己早已疲倦的身躯,步履蹒跚的走向了那座有着人烟的府邸。

    说是府邸,其实也jiù shì 一堆青砖堆砌成的一座小房子,如古代小宅一般,带着一圈栅栏,屋顶铺着稻草,墙壁看似如新,料来这间小屋也刚建不久。

    近乎要冒然的推开那扇栅栏门,手却最终停留在门上敲了几敲,栅栏门发出嘎吱的响声,屋内却没有丝毫的fǎn yīng ,又是yī zhèn 肉香的飘来,宇文野难以按捺腹中饥饿,推开栅栏走进了这座小屋。

    在外时由于栅栏阻挡,难以看清内部构造,前院广而平坦,像是一农家小院,靠东面还拴着一头青牛正在啃食盆内的青草,院内寥落的摆着一些农具,其西面还种着一片菜地,长宽约两丈左右。

    宇文野进来之后,那头啃食青草的牛铜铃般的牛眼人性化瞥了宇文野一眼,接着便自顾自的吃着,还不时的哼哼几声。

    “小友冒然进入我的居所似乎有些不妥啊?”

    正在观望四周的宇文野耳边传来有些苍老但浑厚的声音,那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身着粗布麻衣,稀散的白发用一根龙纹木簪扎了起来,五官紧紧拼凑着显得十分和善,捋着灰白色的长须微笑的向宇文野问道。

    “啊…大爷,那个…那个…我那个…”想要说些什么但望见如此古朴之装的老人有些紧张吱唔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hā hā,大爷?按年龄辈分小友应称呼老夫前辈,再者小友如此着装倒是有些独特,难道是荒地来的?不用紧张,老夫并无恶意。”

    宇文野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前因后果告知了老人,老者听完其述说,表情有些冷然:“小友,老夫所遇落难之人大有其在,也尽力而帮之,可小友何以编造如此荒谬的故事来欺瞒老夫?”

    “真的,都是真的,大爷,哦不,前辈,我没骗你。”

    “谁都知道这里是一片平原,何来你所说高不见顶的黑夜森林?虽然你着装奇异,但老夫也不是没有见过,你却谎言自己是从异界而来,实乃荒谬。”老人拂袖怒斥。

    当下之境,宇文野早已饥肠辘辘,而任他千般解释老人不为所动,;之下,宇文野向老者妥协,假装承认自己先前确实欺骗老人,因为自己实在是饿了没bàn fǎ 才出此下策。

    老人一副慈眉善目,也有着菩萨度世的心肠,见到宇文野低头认错也不在多说什么,带着宇文野进入内堂饮食。

    一顿饱餐过后,宇文野先是感谢了老人慷慨赐食,继而与老人攀谈起来,而yī zhèn 交谈过后,宇文野心神恍惚,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这是真的穿越了。

    老人姓卜,不肯透露其名,据老人的描述,这片地域叫遗忘的角落,老人厌倦了尘世的生活便只身来到了这片地域的最西边,这片无垠的平原上过起了相对隐居的生活。再向西也jiù shì 宇文野来的方向,老人没有去过因为那边似乎有一道屏障难以穿越,相传屏障的对面有着人所不知道生命存在,向东则是尘世和人群攒集的地方。

    原来这是一个返古的世界,也是一个有法存在的世界,有着凡人,也有着修炼法术的人,老人用歆羡的目光望着东方描述着他曾遇到的修炼者有多么强大,当宇文野听闻这些陷入深思之时却未发现老者嘴角狡黠的微微翘起。

    “小友接下来如何dǎ suàn ?”老人打断了宇文野的沉思,颇显玩弄的问着宇文野。

    “我也不知道,对了,先前前辈说也曾见过与我着装类似的人,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宇文野突然眼前一亮想起方才老人所说似乎也有从他的世界穿越而来的。

    “老夫当年游历荒地,曾在东荒岛见过和你类似穿着的修炼者,好像是一男一女,没记错应该是东荒岛乾阳宫的弟子。”

    “呃…”之前欺骗老人说自己一觉醒来被人仍在了这里,让老者以为自己也是这世界的人,此刻不明老者所说荒地东荒岛何意,但却不敢发问以免引起老人怀疑,因此知道牢牢记住老人所说。

    老人有意无意的重复了几遍“荒地…东荒岛…乾阳宫…”。

    “敢问前辈如何前去乾阳宫?”

    “这里离荒地都有着不尽的距离,小友想返回荒地实在有些困难啊,我看小友虽是从荒地出来,但却不似修炼之人?”

    “额,前辈慧眼,晚辈从未接触过修炼只是凡夫俗子。”

    “别叫我前辈了,喊我卜老就好了。”

    “卜老,我确实不知道是如何被送到了这里,既然返回荒地困难,卜老您能否帮我一次呢?”宇文野有些着急,如果找不到那一男一女他如何能返回他的世界。

    “hē hē ,凡事有因必有果,既然你能来这里,那你肯定也能安然离开。”卜老笑了笑并未如何说清。

    “卜老,你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万分不信的宇文野认为这是卜老的托辞不免心中怀疑道。

    “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

    “卜老,你这说了半天我是什么都没明白,你该不是在糊弄我吧。”此刻的宇文野心中十分无语,觉得这老头定是在故作高深。

    “hē hē ,宇文小子日后就慢慢领悟了,此路漫漫长,且行且珍惜吧,老夫要出游一趟,少则几个时辰,多则几天,你我有缘,这是赠与你的,屋内有粮,我不在期间,你自己看着办吧~”话毕老人扔来一个灰色口袋,略微有些轻,随后牵着院内的青牛笑着出门,临别之际青牛转回牛头依然用铜铃般的大眼看了宇文野一眼。

    没来得及问老人口袋中是什么之间老人骑牛早已远去,“这牛跑的也真快。”迫不及待的打开口袋,霞光四起,直射的人难以睁眼,稍许片刻,光芒散尽,宇文野倒出口袋之物,竟是一把泛着晶莹彩光的细草,一根根根茎粗壮,呈现着汩汩生机。

    宇文野不识这是什么草,但见其如此神奇倒也应该是异物才是,数了数正是七七四十九根,只见其发光以及带来无尽生机之感,却不知如何用,宇文野收起奇草放回袋中塞进衣服口袋,dǎ suàn 等着老人回来详细咨询下这奇物是何作用。

    无垠的平原,青茵遍地,风起云涌,如海浪般翻滚,奇异的植被与陌生的生物并存,落霞与孤鹜齐飞,虫鸣与鸟叫相应。

    时间的指针不停转动着,天色渐暗,而老人一去不返。

    宇文野有些心神不定,想要出去看看却止步于对外界的恐惧之感,;之下只好坐在屋内拿起桌上的冷馒头啃了起来。

    “应该在这里了吧!”突然耳边传来他人说话的声音,但明显与老人声音不同,因为此人的声音颇显粗犷。“这里居然还有人。”宇文野心生惊讶,同时也有些欣喜,原本觉得这偏远之地鲜有人烟,不料接连让他碰到了。

    门外立着三名男子,统一着装都是黑色衣服,临左一人年似弱冠,一身黑衫之下颇显俊朗,皓齿俊目,双瞳深邃不禁让宇文野看着走神,右侧一男与左侧的男子形成鲜明对比,魁梧健壮,金刚怒目,青筋外露,让人一眼觉得霸气无比,正中的中年人却显得有些平常,平庸的相貌难以引起人的注意,三人均是无冠披发,立于庭院中环身隐隐有着一丝丝的幽气,让宇文野迟迟不敢上前。

    “小子,你应该jiù shì 宇文野吧!”魁梧男子打雷般的声音将宇文野从呆滞中惊醒。

    “呃…是…我是宇文野,你们是卜老派来的?”想来初到zhè gè 世界知道自己的应该只有卜老,既然三人叫得出自己名字应该是卜老找来的人,心里倒是放心了下来。

    “卜老?这里还有其他人?”幽幽的声音传来,左侧男子的声音颇显一股森然的感觉,冷风凛凛,宇文野噤若寒蝉。

    “hā hā哈,你们俩倒是吓着他了。”那看似平常的中年男子朗爽笑了笑,周边气氛顿时变得平和起来,随即转向宇文野道:“宇文小xiōng dì ,要找到你还真不容易,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到我们那里坐坐罢了。”

    “你们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姓什么?”宇文野连连发问。

    “hē hē ,老夫愚钝,倒是忘记向小xiōng dì 介绍了,这魁梧的是我三弟鬼魅,这位是我四弟鬼瞳,老夫鬼影,排行老二,大哥鬼厉正在殿内等着小xiōng dì ,不知小xiōng dì 可有兴趣?”

    “二哥,和他fèi huà 什么,直接带过去不就行了,说不定这次的还是不行!”没等宇文野表态,魁梧的鬼魅如其体格一般相当暴躁,雷鸣般吼道。

    “三弟不得无礼,很多事情说不准的。”鬼影说话鬼魅便悄然不做声了,而鬼影则微笑着等着宇文野的作答。

    “你们还没说为什么认识我?”宇文野看出几人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便追问了下去。

    “这些到了殿内遇到大哥他自然会告诉你的。”

    宇文野kǎo lǜ 了半天,心中衡量着此行之利弊,反常必为妖,如此殷勤叫自己去必定不是什么好事,便假借要等卜老为借口推辞。

    “小xiōng dì 何以欺骗我等,你初来zhè gè 世界不过几个时辰,在这遗忘角落罕有人烟,你如何能碰得到人?”

    宇文野正欲解释突然fǎn yīng 过来错愕道:“什么?你知道我不是zhè gè 世界的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同类推荐: 星际修真生活绝品医仙穿越之虫族主宰在异界我欲成魔蛊真人重生尹志平葬苍生异界之九阳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