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葬苍生 第五章 少年仇心

第五章 少年仇心

    “如果仅是家庭背景那么龙三是不可能长居榜首的,他也有自己的实力,听学长说,龙三在第一年争夺战时,所遇对手都是被他一击致伤,有些甚至致残,鉴于此,第二年评判组决定私下对龙三进行实力判定,结果鉴定完后判定组成员居然出现了伤残。”

    “不会吧。”三人满脸惊愕,确实他们也很难想象如此行为不检的人居然会有这般强硬的实力。

    “我也不大相信,包括今年刚上榜的学长也有不相信的,但是你们知道后来评判组做了个怎么样的决定么?”司徒昭押了一口酒jì xù 说道:“评判组给予龙三‘不可超越’的称号què dìng 其为首位,不用参战即可稳居榜首的资格,其他人不经评判组考核一律不得与龙三争夺第一。”

    几人听得不禁咋舌,但又好奇为何那天晚上龙三那般怒火冲天却并未自己出手,这一点司徒昭也困扰了很久,想不出合理的解释。

    “那木拉提呢,什么来头啊,那天听龙三说他排行第二啊?”

    “恩,木拉提是高二参加的风云榜争夺,直接力压上届第二,因为评判组考核未通过没获得争取第一的资格所以排在风云榜第二,而且木拉提其父身为国家安全局要员,家中背景比之龙三也就稍略一点罢了,只因这里是龙三父亲的管辖范围,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咯。而因为木拉提较为正直善良,讲义气,所以他的xiōng dì 大多都是从高一就一直追随他了,排行第三的叫萧什么来着,我也没大记住。”

    “我说,昭哥,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消息啊?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靠,还说,刚入校学长给寝室发的传单你们都拿去干啥了?”

    “擦屁股!”

    “单子上就有这些简介和bǐ sài 的报名事项,关于其他的都是木拉提当时叮嘱我注意的,传单在我桌上放着,你们自己huí qù 看看。”

    “ok!”

    夜色正浓,弯月当空,星辰寥落的洒在空中,似一颗颗闪烁的眼睛zhù shì 着这片大地上的万物生灵,远处喧嚣的浮市也随着夜的深入而渐渐变得宁静下来,随着yī zhèn 凛冽的海风袭来,几人的酒意稍醒,不由相视一笑结伴下楼回到寝室zhǔn bèi 休息了。

    宇文野到司徒昭的桌上拿了那张传单,借着透过窗户的月光仔细的看了起来,校内风云榜创建于1960年,创始人为学生领袖白云飞,初期旨在崇尚武学,仅由个人实力排榜,但随着时代迁移,家庭背景的影响也愈加显著,创始人白云飞凭借己力连坐三年榜首而无人撼动,但三年后本受邀成为学校领导,却离奇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风云榜每年十二月十二日接受报名,今年则由位列上届风云榜第三位的萧雷主持报名,传单上详细的写出了报名地点,每个年级限定的报名人数和指定的报名人。

    阴历二月二日正式开展风云榜争夺战,位列前十的人都将根据排名的不同给予不同的奖励,第四位至第十位奖励私人练功房一间,第三位奖励保送名额一名以及练功房一间,第二位奖励免除一切费用(学杂住宿饮食等)以及练功房一间,第一位奖励思过牌一张(拥有此牌在校内可免除一切行为错误)。

    宇文野紧紧握住传单,透过窗纱望向漆黑的远方,牙齿紧咬,不甘与积攒的愤怒在少年心中徘徊着,似海浪不断击打着沙壁,怒涛翻滚,心中不断愤懑。

    “龙三,你等着…”

    天才和凡人有着天与地的差距,但即使有差距,麻雀变凤,鲤鱼成龙的例子还是有的,但还有一种“天才”是你如何也追逐不到的,那jiù shì 天生依然功名加身,似乎这类人只是为了享受先辈们的财富而降临在这世上,勿需多加努力就轻松另他人一辈子望其项背。

    不得不说,当宇文野心生报仇之念时,不免心中衡量了两者间的差距,龙三占据得天独厚的优势,生来就高于自己几人,自己如今徒有报仇心却连个努力方向都没有。

    经过百般思考,宇文野决定向曾经援助过他们的木拉提求助,于是便托司徒昭联系了木拉提。倒是在等了一天之后才见到,虽然此间的等待让宇文野心生烦躁,但在木拉提jiàn miàn 便关照宇文野身体之安恙后便消散殆尽了。

    宇文野支开了司徒昭,向木拉提表明自己的心意,想要参与今年的风云榜争霸,并借此一雪前耻。

    当其说完,木拉提不由一笑,随即问道:“xiōng dì ,我之前听过司徒昭说起你,我且问你,你觉得争夺风云榜需要什么?”

    “能打。”

    “hā hā,还有呢?”木拉提笑了笑jì xù 发问。

    “…我记得应该还有家庭对学校的影响能力。”

    “对,那你觉得这两点你拥有么?”

    “没有,所以我才来找木哥你帮忙。”宇文野不解木拉提之意,但仍然诚恳的回应。

    “首先,没记错你应该是孤儿院长大的吧,这样在身份上你就已经无缘十强排名了,其次,以你如今的身体素质和实力,想要在明年的风云榜获得一席之位说句不好听的jiù shì 痴人做梦。”

    “可木哥,我也并非想要争夺风云榜,只是一心想要一雪前耻公正的打倒龙三。”

    木拉提好像听到很好笑的事情大笑起来,不由得令其面前的宇文野有些难堪。

    “xiōng dì ,能力不大,野心倒挺大啊,你应该知道龙三居于首位,往年想要挑战必先进入前十吧,而且还要通过评判组的考核才能发起挑战,虽然经过上次事件之后龙三表示今年要参与风云榜的争夺,但评判组为了选手安全起见还是决定龙三内定为榜首,其他人可在指定时间段向龙三发出挑战,但龙三不得向任何人发出邀战。”

    “这样不是意味着我并不需要进入前十即可挑战龙三了吧!”听闻木拉提说了这次的改动,宇文野眼中燃起了希冀之火。

    “hā hā,你倒是真小觑的风云榜榜首的实力啊,能位居风云榜榜首意味着这一届无人在单人实力对战上能胜过龙三。你如果向他挑战不等于是自取其辱?”

    “那…木哥,能再争夺战前bāng zhù 我增长实力么?”

    “能…但是增长有限,如果你能吃得了苦加强训练可能会有机会进入前五十,否则你还是这届别参加了。”

    刚听到说能时,宇文野不由兴奋了下,但听完后话心中顿时颓意满腹,黯然神伤,愣了起来。

    “好了,xiōng dì ,说了这么多你也该知道怎么做,我还是建议你韬光养晦,厚积薄发,等到高二高三在参加,这段时间你想锻炼就来我的练功房好了,那里有专业的练体教员。”

    “高二?高三?等到那时,龙三还在吗?”宇文野心中吼叫着,但在此场合却也不好biǎo xiàn 自己的悲愤。最后还是只能微笑着向木拉提dào xiè 告辞并希望木拉提勿将此事告知司徒昭等人,以免几人过多的担忧。

    宇文野失望而走之后,木拉提叹了叹气:“真是天真。”随后有深邃的望了望天空,“龙三,你到底隐藏了什么实力,这次我倒是要看一看你是如何让评判组都退让三分。”

    如此的碰壁不禁让宇文野心感凄凉,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面前。自己这小舟如何面对在大海中掀起的波澜,自己又该如何努力去在这样的环境中证明自己一雪前耻,虽说十年见胜负,莫欺少年穷,但现在已经不是只欺少年穷,欺压的是你那一眼望不到的未来。

    转念之间已是深秋之际,宇文野则是在木拉提所提供的练功房里训练度过,咬牙坚持了已经一个月了,宇文野明显感觉到自己力量和体格的提升,但就真正实力来说,初期这些训练所提升的只有身体体格的外形而已,也jiù shì 短期塑形。而在宇文野一次次被对练学长蹂lin之后,也意识到身体的塑形完全只是装饰罢了。

    “杜哥,能不能教我些实用型格斗技巧啊,仅是一直这样持续性锻炼我最终还是难以打败对手啊。”忍耐不住一直机械般的训练身体,宇文野走向指导他的学长杜卜。

    杜卜是木拉提结拜的xiōng dì ,与之结拜的还有被称作“云中狒狒”的米洛,二人从木拉提进校以来就一直相随着,上届风云榜木拉提位列第二,杜卜位列第八,米洛位列第九。说起来杜卜实力也是十分强悍,以一套连环追云腿出名。

    “小夜xiōng dì ,想要真正的增长实力是不能过于急躁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有充沛的体力和韧力再好的攻击技巧也会被对手瓦解的,这一个月你进步很快,但毕竟原先底子薄弱,想要学习格斗必杀技估摸最快也得半年后。”

    “半年,杜哥,我可是想要参加这一届的风云榜争夺战的,你看能不能提前教教我?”宇文野急了,要是让他等半年,风云榜争夺战早就jié shù 了,这可是他可以公正的挑战龙三的唯一一次机会。

    “不可以,你知道在没有达到健全的体格要求前学习格斗必杀技会给身体带来多大的影响么?或许你可能因为必杀冲进风云榜前十,但是你这武学方面的未来可能就此止步,因为格斗必杀对于体格要求很高,若是差的较远结果必然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会导致身体经络短暂紊乱或断裂,以后将很难更进一步。”杜卜严苛的jù jué 了宇文野的请求,告知了其中的厉害关系。

    “杜哥,求你了,这次是为了我的尊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接受。”

    面对宇文野坚定的眼神和态度,并且之前也听木拉提说过宇文野的事情不由得面色软了下来。

    “我去问问大哥什么意见,你先在此训练。”杜卜办事向来雷厉风行,话毕便出门去寻木拉提。

    在焦急与满怀希冀的等待中,终于见到了面带微笑返回练功房的杜卜。

    “杜哥怎么样,木哥同意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同类推荐: 星际修真生活绝品医仙穿越之虫族主宰在异界我欲成魔蛊真人重生尹志平葬苍生异界之九阳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