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葬苍生 第一章 冥之子

第一章 冥之子

    苍森古朴的山脉,深壑遍野,山岳起伏,绝壁横生,一眼望去天地一线,无所边界,黑云袭来城欲摧,天地失色,空洞的只剩下漆黑,滚滚天雷响彻云霄,似一头猛龙囚于苍穹之上,声声不断的嘶吼着,欲挣脱那天地的束缚,那吞噬万物的雷光撕扯着天穹,留下一道道沟壑般的伤痕,却别样的斑斓炫目。

    雷光闪烁,蜿蜒的山脉通向深处,一座气势磅礴的宫殿在一闪一灭之间露出其的边边角角,黝黑的宫殿散发着森然的冷光,乍眼一看让人不禁心生畏惧,一声苍穹之上蛰伏的龙吼,一道雷光自重重雷云直射而下,劈在了殿顶的尖锐的石兵之上,那是一柄戟般mó yàng 的石兵,然后在雷电的撕扯之下却更加熠熠生辉光彩夺目,雷光嘶吼的流动环绕在戟兵的尖部。

    殿顶四角盘卧着四头狰狞面目的石雕圣兽,如朝拜般趴着兽面朝向了石兵,颇显敬畏之意。戟尖承载着的雷光极速流旋,夹杂着‘兹兹’音爆之声片刻之后分裂成四股蛇形雷光冲向四头圣兽,四道雷光怒吼连连,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直击四头圣兽的面部。

    神威浩荡,蛇形雷光撕扯着前方的空间,苍穹之上,似乎被囚禁的猛龙在鼓舞着自己的孩童,爆发出阵阵滔天怒吼,而四头石雕圣兽仿佛被其所惊,一个个露出畏惧的面色但看起来却更加狰狞可怖,电光一闪,蛇形雷光同时击中了四座石雕,然而石崩瓦解的局面却未曾展现。

    相反,那蜿蜒而至的蛇形雷光却被四头石雕圣兽所衔在嘴里兹兹作响,石雕圣兽所衔雷光与正中石戟之尖雷光相连,所处空间也逐渐颤抖起来,这般力量毁天灭地,而此片空间似乎也即将要塌陷,重重黑云之上猛然怒吼,雷光于石戟之尖跃动不已,下一瞬猛然袭上天穹,击中了那层层黑云。

    ‘轰隆’的一声巨响,苍穹似乎是被这一举动激怒,伴随着声声虬龙巨吼,周遭雷云集聚,一道青白色雷光盘绕着天殿一线相连的那道雷光极速冲下,撞上了石戟,万籁俱寂,唯有那一道光柱撕裂黑夜,刺人双眸,黑云积压,雷鸣电闪,与石戟相互抗衡着。

    最终石戟在愤怒嘶吼的雷光之下败下阵来,渐渐变得赤红,眼看着有着融化的趋势,石戟放弃了抵抗,雷光自其顶端透过戟身传递到了幽黑的殿顶。

    ‘嘎吱’一声,石戟尾部凹陷下去,于大殿连接处形成一处凹槽,雷光顿时有了发泄的地方,滚滚冲向那凹槽被石戟所引导流进了大殿之内。黝黑的殿顶在雷光的照射之下光泽铮亮,此刻天地间仿佛平静了下来,由苍穹所聚的雷光不断地向下涌动着,天地一线。

    大殿之内本不见灯火,但在雷光的流窜之下殿内金属墙壁反射的光线着实让人难以明目。渐渐的才看清雷光流进的是大殿之内正中的一间小庭院,四周圈形布满着血色荆棘,内部一层则在地上环形贴着各种符文,咋眼一看不禁让人心神恍惚。

    符文正中便是自殿顶泄流而下的雷光所聚集之处,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璧,几近透明,约莫一丈高半丈宽,竖于庭院正中,玉璧之下确实蒸腾血水构成的水池,在雷光击打玉璧之时不断翻滚冲刷着玉璧,与此同时,玉璧之中发出莹莹幽光,雷光被其吸附在玉璧之上,此刻的玉璧显得更加白璧无瑕。

    仿佛感觉到雷光的流逝,苍穹之上的巨兽雷吼连连,一道道粗壮的雷光又是流窜了下来,那池中的血水愈加沸腾,涌动起来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玉璧,血腥滋味让人作呕,而玉璧之内渐渐显化出一道模糊的人影,似是雷光之力渐渐变弱而本来逐渐清晰的人影停住了不再清晰。

    “快,快去禀报大长老,说血池这边有动静了。”正在巡逻侍卫看见此景手忙脚乱的向身边人喊道。

    几名黑衣侍卫瞬间倒奔huí qù ,其速度不弱于雷弧降临,几人单膝跪于一间烛光摇曳的书房前,领头一人喊道:“禀大长老,血池于今日终起变化,还请大长老前往。”

    “终于起变化了吗?”yī zhèn 带着沧桑的中年嗓音自房内传出,“我知道了,你去告诉其他三位长老叫他们前来血池议事。”

    “属下领命。”话毕黑衣侍卫后退两步瞬间原地消失。

    “嘎吱”一声书房的门被推开,中年嗓音的人走了出来,青丝环绕,眸光流转,一身素衣的中年男子立于书房门前,昂首感喟:“又是一个轮回开启了。”随着烛光闪烁中年男子也渐渐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大殿之中的血池旁显得有些人气,于血池最近的三人,穿着类似书房中的中年人,正相互之间讨论着。随即一袅黑烟袭来,三人正起身子:“大哥来了。”

    黑烟集聚化成那名中年男子,面对三人微笑道:“你们倒是来的比我快啊。”

    三位长老中一人行礼道:“大哥,既然这命石已经显化出冥之子的所在,那我们此刻便去找到他带他他来此可好?”

    “不用,此子过不了多久便会机缘巧合来至界灵,待得他出现在界灵,你们三人便一同前去接引他,在界灵附近有一座草庐,他应该会出现在那附近。”

    此刻血池中的那块玉璧上的人影显化出来,正是一年约束发的少年伏于木质桌子之上呼呼大睡。

    “看着小子稚气未脱,身板羸弱,真不明白怎么会是这一代的冥之子,我说大哥,这命石不会是弄错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一个可行的。”四人中一个魁梧大汉粗声粗气的喊道。

    “hā hā,老三,你还是一副暴脾气,换你出生在原界你也不一定会是怎样,命石是殿主留下的岂能有错?”其中一位略显沉稳的中年男子笑道。

    “好了,你们三个先下去吧,四弟,你去命令所有幽鬼潜入各大宗门,冥卫分散各地自行安排,以备后用,日后见到持有幽冥令者便是当代幽魂殿少主,令出严从。”

    “是,大哥。”唯一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长老此刻开了口,此人年纪轻轻,貌比潘安,却和另三人称兄道弟。

    随着三人的lí qù ,大长老目光深邃的看着血池之中的命石脑海中思索着一切,喃喃自语:“殿主,您的安排已经这么多年了,不知何时才能圆满。”

    望着血气腾腾的血池,和那块名为命石的玉璧之上的人影,大长老眉间攒动,似乎是在坐着某项重大决定,喟叹一声:“既然如此,殿主,与其年年岁岁的等待,不如就破釜沉舟一次,如若失败我等便陪上这条老命,与那些围攻你的门派同归于尽,也便就能去见您了。”

    大殿之外阴煞之气颇为浓烈,那位年纪轻轻的四长老此刻便悬浮于半空,俯视着前方众多侍卫,其中黑衣侍卫皆是年轻之辈,满脸冷色,四长老的声音之中带着透骨寒气:“众幽鬼听令,即刻启程前往潜伏于各大宗门,日后见的手持幽冥令之人,便是幽冥殿的少主,一切听其安排。”

    “是!”所有幽鬼齐刷刷的半膝而跪,声音震天动地,随即便一个个一闪而逝消失在这片天地之中。

    “众冥卫听令,即刻前往混沌各地,其余事项自行安排,遇见手持幽冥令之人,令出严从,不得有误。”四长老此刻对着剩余的侍卫命令道。这些冥卫男女参半,多为中年之上,此刻听闻号令亦如幽鬼一般,齐齐下跪接令,继而各自离开幽魂殿。

    “看来这一次,大哥下定决心了。”四长老望着lí qù 的众人冷冷自语。在众人lí qù 之后,幽魂殿显得空空荡荡,偌大之殿四处不见一人,庄严肃穆,泛着一股股冷气。

    大长老所说的草庐之上,凌空被撕开一道裂缝,从中走出一位发须皆白骑着一头青牛的老者,那青牛眼大如铜铃,自裂缝中出来之后便好奇的看着四周,颇具灵性,牛背上的老者眸光流转,周身散发着无形之气,骑着青牛降落在草庐之前,对着青牛笑道:“哞儿,看来你我要在这里住上几日了。”

    而那头青牛好似听懂了白发老者的言语,又略有不满,牛鼻之间喷着白气,后蹄不断踢着地面。

    “好了好了,待得我们huí qù ,我便允你吃我园中种植的仙草。”老人拍着青牛的头,温言的说道。

    听闻老人之言,青牛眼中流露出兴奋之言,牛嘴间看见丝丝口水的流出,驮着老人走进了那间草庐,自老人与青牛出现之时,周遭的那些神奇异兽便悄悄躲藏起来,此刻老人走进草庐才纷纷露出头来,山脉之间huī fù 了原来的样子,草庐之中传来老人淡淡的言语:“且让命运从这里开始扭转吧。”

    命石之上所显示的那伏案于桌前睡觉的少年,却依旧在酣睡之中。


同类推荐: 星际修真生活绝品医仙穿越之虫族主宰在异界我欲成魔蛊真人重生尹志平葬苍生异界之九阳真经